汽車傳奇經理人Carlos Ghosn被捕背後的法日政治角力戰!!(下)

吸取過去成功的經驗,Renault與Nissan車廠正加速換用新一代共用通用模組化系列(Common Module Family,簡稱CMF)車身平台架構,目標是在2020年前利用此新平台推出14款新車型,同時將生產成本再減少40%!CMF平台並非單一車車身平台、而是可能涉及多個平台的整合計畫。過去一款車身平台是依車身尺寸區隔,然而CMF平台卻強調「跨領域」的概念(對驅動形式沒有限制,前置前驅,前置後驅,後置後驅都可以採用CMF平台進行設計)。Renault-Nissan工程團隊規劃透過CMF平台將車輛主要劃分為四個子模組:引擎室、車室座艙、前軸底盤與後軸底盤。在電子控制模組連接車輛電裝系統架構之後,各個子模組可根據車型的重量等規格進行調整。汽車設計師再將各個子模組結合,最後推出市場定位、級別各異的車型和車系;CMF平台可根據模組構型衍生各種小型車、中大型車以及SUV車型。採用CMF車身平台的新車型已替代Nissan Rogue、Qashqai、X-Trail車型以及Renault Espace、Scénic和Laguna車型,Renault-Nissan集團預估到2020年時,由CMF平台架構衍生的車型將覆蓋全球五大洲,產品定位將由小型車一路延伸到大型車至少14款新車型(包括Renault車廠推出11款、Nissan車廠推出3款)。
 
成功打造世界第一大汽車聯盟
 
經過了過去十餘年的整合,今天的Renault-Nissan集團雖大幅共用平台資源降低成本、但也保有彼此的風格特色,其產品亦得到新興市場消費者的認同。以中國市場為例,2016-2018年合資品牌東風日產的銷量較2014、2015年顯著成長,連續三年銷量破百萬輛大關(2017年更締造152萬歷史銷售記錄)。日產軒逸、天籟、奇駿、Kicks 勁客以及啟辰 T70、T90 和 D60 等核心車型推動了日產中國市場銷量的強勁增長,東風日產更推行了年輕化戰略,在新產品尤其2.0時代產品上推進智慧科技的應用、對安全技術的導入更是對產品銷售有明顯助益。
 
而在全球戰略上、為了擴大規模經濟的效益,2016年Renault-Nissan集團再次推動併購計畫,這次他們的目標為日本Mitsubishi車廠!由於2016年4月Mitsubishi車廠承認員工篡改小型車燃效值,該廠陷入「燃效門」醜聞並導致2,400億日元的虧損。2017年成功以2,370億日元取得Mitsubishi車廠34%股份並獲得董事會席次後,Renault-Nissan集團成為擁有控制權的最大股東,Carlos Ghosn出任Mitsubishi車廠董事長,董事長益子修則留任總裁一職,雙方將在聯合採購、深入本地化、工廠共用、汽車平台共享、技術共用等領域互相合作,目標是擴大彼此在發達市場和新興市場的市佔率。事實上Nissan和Mitsubishi合作已有5年歷史,雙方在日本本土市場聯合開發生產排量不大於0.66升的微型車用引擎(包括Mitsubishi eK Wagon和eK Space車型,以及與Nissan車廠合作開發的DayZ和DayZ Roox車型),現在雙方合作將從產品技術層次提升到資本層面。
 
合併前Renault-Nissan集團年度銷量約850萬輛、Mitsubishi品牌銷量則約110萬輛,合併後的新集團銷量將達1,000萬輛的水準,直接挑戰Toyota、Volkswagen的全球汽車霸主地位。2017年Renault-Nissan-Mitsubishi聯盟全球銷量YoY同比增長6.5%至1,060萬8,366輛,與Volkswagen集團僅落後不到14萬輛。去年9月Carlos Ghosn發表了「Alliance 2022」計畫,目標是屆時全球年銷量突破1,400萬輛及營業收入增至2,400億美元,同時規模效應節省成本翻倍至100億歐元。
 

以中國市場為例,2016-2018年合資品牌東風日產的銷量較2014、2015年顯著成長,連續三年銷量破百萬輛大關(2017年更締造152萬歷史銷售記錄)。日產軒逸、天籟、奇駿、Kicks 勁客以及啟辰 T70、T90 和 D60 等核心車型推動了日產中國市場銷量的強勁增長。


因為在美國、中國等主要汽車市場幾乎沒有存在感,Renault車廠已經退守大本營歐洲及中東等開發中國家。


與VW高調宣布基於MEB平台的電動車未來總銷量將超過5000萬輛的雄心壯志、以及Tesla成為美國電動車市場的絕對領先者相比,Renault-Nissan已從10年前的先行者,如今和競爭對手又回到同一起跑線上,甚至被後來者反超。
  
分散且不對等的所有權結構引發不滿
 
「Alliance 2022」計畫有著宏大的目標,卻掩蓋不了Renault-Nissan-Mitsubishi聯盟內部成員的不滿之聲,由於汽車產業正在發生著前所未有的劇變,電動汽車和共用出行服務被視為業務轉型的未來方向,包括Daimler、VW、FCA等汽車集團都在思索未來集團架構重組的方向,Renault-Nissan-Mitsubishi聯盟自然也不例外。內幕人士透露過去一年Renault、Nissan車廠以及背後持股的法國、日本政府曾積極商談兩大車廠探索更深層的合作關係(甚至合併)的可能性?過去Carlos Ghosn在接受《日本經濟新聞》(Nikkei)訪問時也表示他對所有選擇都持開放態度,並希望在2022年前找到解決方案。但目前分散且不對等的所有權結構無形之中成為聯盟獲得最大協同效應的障礙:目前法國政府持有Renault車廠15.01%的股份,Renault車廠持有Nissan車廠43.4%的股份,然而Nissan車廠僅持有Renault車廠15%的股份。法國政府是Renault車廠最大股東,日本政府亦持有Nissan車廠許多股份,兩家車廠合併的障礙來自兩國政府。
 
從許多營運績效分析,我們不難理解日本汽車產業及日本政府的不滿!由於對先進技術的研發投入不足,Renault車廠在傳統動力及新能源領域都大幅依賴Nissan技術團隊的支持,不少Renault車型甚至可以說是Nissan車廠的「換殼產品」,因為在美國、中國等主要汽車市場幾乎沒有存在感,Renault車廠已經退守大本營歐洲及中東等開發中國家。2017年Renault車廠總銷量為376萬輛、Mitsubishi車廠總銷量為103萬輛,但Nissan車廠總銷量卻達到582萬輛,在聯盟總產量中占比超過一半以上,就連Renault車廠獲利的一半都來自於Nissan車廠的投資收益。然而法國政府卻不斷表現出「想干涉Nissan車廠未來走向」的意願,並期待Nissan車廠能夠為法國工業成長奉獻一份力。過去在擔任Nissan車廠執行長時,Carlos Ghosn成功避免了法國政府的干預,不過近一年來Renault車廠最大股東法國政府不斷對合併施加壓力,法國財政部長曾經明確表示「Carlos Ghosn不再適合領導Renault車廠」(其任期也遠遠超過其他汽車品牌的掌舵手),還公開威脅如果Carlos Ghosn不偏向法國政府,丟掉飯碗只是遲早的事。而正是Carlos Ghosn態度逐漸轉向之際,突然冒出的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逮捕事件,這其中透露的信息值得玩味。
 
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指控罪名 違反法令 可能相關處罰
公開信息記載不實:Carlos Ghosn與Greg Kelly合謀,從2010年度到2014年度5年時間裡,將Carlos Ghosn共計99億9800萬日圓的報酬,短少記載為49億8700萬日圓。 前述指控涉嫌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金融商品交易法》是日本維護證券市場有價證劵的發行、買賣和進行其他交易公正進行的法律,目的時提高公眾公司市場披露的透明度。 《金融商品交易法》第197條規定:對於有關法律所規定的「對有價證券申報書及其訂正報告書等中的重要事項提交虛偽記載文件的人」,可判處10年以下有期徒刑或進行1,000萬日圓以下的罰款,或可二者並行。不過Carlos Ghosn所涉嫌的違法行為究竟有多少能夠得到核實和認定尚不明確。
短報其他福利:Carlos Ghosn在六個國家擁有Nissan車廠所提供的高級住宅,這些住宅分佈在巴西里約熱內盧、黎巴嫩的貝魯特、法國巴黎、荷蘭的阿姆斯特丹、紐約及東京。這些都沒有計入報酬。
未記載薪酬:在2015年度到2017年度的3年期間,還有約30億日圓報酬未做記載。
其他受益人:Nissan車廠從2002年起,與Carlos Ghosn住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的姐姐簽訂顧問業務合同,並向其姐姐每年支付10萬美元的顧問費,但是其姐姐並未從事顧問業務。
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調查內容摘要
 
電動車趨勢先行者的優勢已消失
 
Carlos Ghosn喪失對Nissan車廠控制權,最直接的影響或是聯盟的電動車發展戰略,沒有人能否認Carlos Ghosn是最早「電動車浪潮」的支持者,他在2009年就宣佈Nissan車廠將領導汽車電動化革命,並以代表性產品Leaf淘汰傳統引擎車型,自2010年上市以來,耗資50億美元研發的Nissan Leaf曾受到眾多消費者青睞,一度成為全球最暢銷的電動車型。目前Renault-Nissan-Mitsubishi聯盟旗下其他電動車型產品線還包括:Nissan e-NV200、Renault Kangoo Z.E.、Renault Fluence Z.E.、Renault Zoe、Renault Twizy和Mitsubishi Outlander PHEV。
 
然而隨著美中市場越來越多強力競爭對手的出現,而這些對手的競爭產品在電池容量、智慧網聯和自動駕駛方面取得關鍵進展,並依靠中國電動化趨勢,逐步蠶食Nissan車廠過往其電動方面的領先地位,Carlos Ghosn愈來愈顯得力不從心。自2010年Nissan Leaf上市至2017年年底,該車型已銷往全球60多個國家,共締造30.3678萬輛銷量,目前仍是歷史上銷量最高的單一電動汽車車型。在推出一系列電動車型的同時,2011年Carlos Ghosn曾為Renault-Nissan聯盟定下了宏大目標:2016年前,集團旗下電動車年銷量將達150萬輛。之後銷售速度低於預期,2014年Carlos Ghosn不得不承認2016年無法完成150萬輛電動車的年銷售目標,計畫目標將推遲至2020年。但現在看來,即使推遲4年這個數字也不可能達到!Renault-Nissan-Mitsubishi聯盟至去年底僅累計售出54.0623萬輛電動車,更令人失望的是,今年前10個月,美國電動車銷量統計資訊顯示,Nissan Leaf已經從2014年(包括2014年)前的銷售冠軍下滑至銷量第8位(今年僅賣出11,920輛),遠遠低於第一名Tesla Model 3締造的 95,882輛銷售數字。而在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市場中國,直到2018年9月、基於Nissan Leaf平台打造的「日產軒逸純電版」才姍姍來遲,但和續航動輒400公里以上的中國國產品牌相比,帳面上續航距離僅338公里的軒逸純電版的性價比並不突出,部分中國消費者直呼15.9萬元人民幣的售價(補貼後)沒有吸引力。與VW高調宣布基於MEB平台的電動車未來總銷量將超過5000萬輛的雄心壯志相比,Renault-Nissan已從10年前的先行者,如今和競爭對手又回到同一起跑線上,甚至被後來者反超、這個事實折射出Carlos Ghosn的無奈。
 
聯盟合作與管理機制未來可能發生改變
 
根據Renault車廠年度報告中描述的聯盟治理規則,Renault-Nissan這兩家汽車製造商之間的緊張關係顯然會讓內部重大決策過程變得棘手。過去Carlos Ghosn擔任聯盟的最高領導人,而Nissan車廠首席執行官西川廣人擔任副董事長。根據雙方聯盟規則,Renault車廠有權任命Renault-Nissan聯盟董事長,而副董事長須來自Nissan車廠。所有決定和建議「均需要由兩家股東協商一致做出」。但每次國際大型車展中,代表Nissan車廠上台發表演講的大多是來自歐美的面孔,這加大了Nissan陣營人士的不滿,成為雙方反目的矛盾之一。或許是目前比例不平等的交叉持股關係,促使Nissan車廠和日本政府在聯盟中產生了不安全感——身為聯盟獲利引擎卻喪失日本企業的獨立自主性,有逐漸「空心化」、「邊緣化」的可能。Nissan車廠執行長兼副董事長西川廣人在今年4月接受《日本經濟新聞》訪問時就駁斥了Renault-Nissan兩家公司合併的傳聞,並稱兩家公司整個合併「沒有實際效益、反而會帶來副作用」。
 
對於法國政府來說,雖然對Carlos Ghosn遲遲不表態感到不滿,但目前也確實需要這樣一個強勢的傳奇領導人存在於聯盟內,以維持法國Renault車廠的強勢地位。畢竟眼下除了Carlos Ghosn之外,還沒有任何人有能力及足夠的領導力可以領導這個跨越兩大洲的巨型汽車聯盟。更何況眼下的Renault車廠確實在很多方面都需要Nissan車廠的技術輸血,離開日本合作伙伴在傳統領域的扶持,Renault車廠很有可能沒實力開展其宏大的電動化戰略。然而2018年11月Carlos Ghosn被捕打破了前述的勢力均衡,未來如何讓Nissan車廠的付出有更多回報並建立一個更加公平的管理決策機制?如何給予更大的自由度和自主度、讓Nissan車廠有決定自己高層人選的權利?更具體有可能包括重新調整雙方的控股比例,這些將成為法日兩大陣營的角力重點。


由於對先進技術的研發投入不足,Renault車廠在傳統動力及新能源領域都大幅依賴Nissan技術團隊的支持,不少Renault車型甚至可以說是Nissan車廠的「換殼產品」,然而法國政府卻不斷表現出「想干涉Nissan車廠未來走向」的意願,並期待Nissan車廠能夠為法國工業成長奉獻一份力。


眼下的Renault車廠確實在很多方面都需要Nissan車廠的技術輸血,離開日本合作伙伴在傳統領域的扶持,Renault車廠很有可能沒實力開展其宏大的電動化戰略。
 

汽車傳奇經理人Carlos Ghosn被捕背後的法日政治角力戰!!(上)

但凡對汽車產業有所關注的讀者,很少人不知道Carlos Ghosn(卡洛斯·戈恩)的名字和他過去的豐功偉業!他曾是21世紀最受日本人最追捧的西方職業經理人,不論是外表、人格特質或一生履歷,Carlos Ghosn都有許多獨特之處。讓眾人意想不到的是,2018年11月19日下午,Renault-Nissan-Mitsubishi聯盟主席Carlos Ghosn剛乘坐飛機降落在東京羽田機場,便被東京地方檢察廳特搜部以涉嫌在日產汽車公司有價證券報告中隱瞞記載約50億日圓董事報酬、違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不實陳述公司投資支出並將公司資產挪為己用等罪名逮捕並拘留。Carlos Ghosn如何打造全球第一大汽車聯盟?該聯盟的運作機制為何受到法日兩國政府的密切關注?本次Carlos Ghosn被逮捕及調查背後的內情是什麼?請看我們的分析。
 
多次扭虧為盈締造傳奇
 
Carlos Ghosn曲折離奇的經歷,可能是汽車產業自從Lee Iacocca(李·艾科卡)於1980年代帶領Chrysler車廠反敗為勝之後、汽車產業最值得一提的故事,時至今日、Carlos Ghosn重振Nissan車廠的事蹟仍是業界最津津樂道的傳奇之一,他成為21世紀日本人的法國籍偶像,日本媒體對他敬愛有加並佩服到五體投地,2001年Carlos Ghosn甚至成為一本按月出版、每期讀者多達30萬人的日本系列漫畫的主角。但有多少人能料到在成功打造汽車產業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品牌聯盟之後,2018年Nissan與Mitsubishi車廠竟在Carlos Ghosn被捕後召開董事會、並解除其董事長職務(理由是「執行職務已有困難」)。目前法國Renault車廠在臨時董事會中決定暫緩解除Carlos Ghosn之董事長兼執行長等職務,有心人也在此嗅出日法兩國政府在此事件的立場衝突。
 
用「英雄出少年」來形容Carlos Ghosn的生涯發展並不為過,他在1972年進入法國國立高等綜合理工學院學習工程學,之後考入法國國立巴黎高等礦物學院研究生院繼續深造並優異成績畢業;1978年Carlos Ghosn加入法國橡膠集團Michelin並在8年後派任巴西分公司領導人,短短三年間他把巴西分公司從嚴重虧損中拯救成為集團最賺錢的子公司,也讓Carlos Ghosn打進Michelin家族的權力核心。Michelin的成功經驗讓Renault車廠延攬他出任副總裁且被委以拯救Renault車廠的重任。他僅花了一年時間就透過大刀闊斧地削減了200億法郎的開支、幫助這家岌岌可危的法國汽車製造商扭虧為盈,從此「成本殺手」(Le Cost Killer)就成為他的別名。
 

Carlos Ghosn曲折離奇的經歷,可能是汽車產業自從Lee Iacocca(李·艾科卡)於1980年代帶領Chrysler車廠反敗為勝之後、汽車產業最值得一提的故事,時至今日、Carlos Ghosn重振Nissan車廠的事蹟仍是業界最津津樂道的傳奇之一。



如何降低生產(及零件採購)成本?Carlos Ghosn的答案並不特別:「擴大規模經濟」及「共用車身平台與零組件」成為提昇毛利率不可或缺的一環,他相信唯有如此Renault-Nissan才能在不斷降低生產成本之際、持續提供消費者品質愈來愈高的產品以提升本身的競爭力。
  
進入21世紀後,成為泡沫經濟受害者的Nissan車廠成為Carlos Ghosn的下一個挑戰!1999年Nissan車廠因背負約2萬億日圓的有息負債而面臨破產危機,當年5月28日Renault車廠以每股400日元的價格、共耗資48.6億美元收購Nissan車廠36.8%股權,還以3.05億美元收購該廠在歐洲的五個財務子公司,作為重振計畫的一部份、Carlos Ghosn出任Nissan車廠的營運官(兩年後升任執行官)並制訂經營重組方案「日產復興計畫」,包括村山工廠(東京)等5個工廠被關閉、裁員2萬1,000名員工、審查關聯交易(交叉持股)等舉措讓虧損7年的Nissan車廠成功清償天文數字的債務且擁有大量現金,2005-2007年Nissan車廠的運營獲利率突破了10%的關卡在全球汽車產業中位居前列。
 
「成本殺手」成功秘密
 
如何降低生產(及零件採購)成本?Carlos Ghosn的答案並不特別:「擴大規模經濟」及「共用車身平台與零組件」成為提升毛利率不可或缺的一環,他相信唯有如此Renault-Nissan才能在不斷降低生產成本之際、持續提供消費者品質愈來愈高的產品以提昇本身的競爭力。在執掌Nissan與Renault車廠之後,Carlos Ghosn不斷推動兩家車廠加速推動進行共用車身平台(Vehicle Platform)計畫,10年之間Renault與Nissan已共用10具尺寸不同的車身平台,並以此為基礎衍生各式不同車款。模組化平台理念真正發光發熱,源於1990年初期Ferdinand Piech領導VW集團從負債數十億美金的困境中起死回生,最為後人稱到的就是集團內車廠「共用車身平台」的策略,汽車銷售的競爭日趨激烈,消費者對產品品質的要求卻越來越高。為了對新產品比前一代進步的期待,同時兼顧壓低開發成本以及各國的文化及需求差異,以開發共用底盤、共用引擎等系統關鍵零組件來搭配不同外觀之車型以滿足不同階層車主的需求成為最佳解決方案。使用共同主要系統的優點是可以用更短的時間、更少的成本開發新車型。幫助該品牌推出多種車款搶佔各個利基市場(如掀背車、雙門跑車、敞篷車、旅行車、SUV、CUV等分眾級距)以爭取銷售量的最大化。
 
VW與Renault-Nissan集團都是共用平台的模範生,從最早的PQ(橫置引擎)/PL(縱置引擎)12/25/35/45/46經典世代平台,到進入21世紀後VW集團的平台科技已遠超多數人的想像:目前傳統燃油引擎新車型都將來自四大通用平台:包括以橫置引擎MQB平台為基礎推出中小型車;以引擎縱置模組化平台MLB(Modularer Längsbaukasten)為基礎推出中大型車以及改良平台MLB evo推出頂級旗艦車型;以引擎中置模組化平台MSB(Modularen Standardantriebsbaukasten)為基礎推出豪華跑車;最後以新款小型車系列NSF(New Small Family)平台為基礎推出小型車和微型車產品,過去十年內採用MQB平台售出車輛已多達近5,500萬輛。
 
而Renault-Nissan集團的P1/ B平台(由Nissan與Renault車廠合作開發的第一具車身平台)同樣聲名顯赫,率先使用這具平台的車型就是Nissan Micra(亞洲地區稱為March K-12),Renault Twingo及Clio III(廠內代號J77計畫)的後繼車型也將以此車身平台進行研發。P1/ B平台一度是Renault-Nissan策略聯盟最重要的平台,除了前述幾款車外,尺寸延伸的P1/ B0平台則用於更大型的產品,包括Nissan Cube、Nissan Note、Renault Modus以及在中國投產的Nissan Tiida都共用此平台及多數零組件,再加上震撼歐洲汽車市場的「超低價車款」Dacia Logan車型、前述車型的年產量總和超過了200萬輛,擁有如此巨大的市場及經濟規模,自然能夠將成本壓至最低。早已廣為Nissan/ Renault集團使用的代號VQ35DE的3.5升V6引擎,也可以在Renault Vel Satis、Infiniti M、Infiniti G、Infiniti FX、Nissan 350Z、Nissan QX-4與Nissan Teana 3.5等多款車型內發現到這具曾經獲得Ward雜誌頒發「年度10大引擎」榮譽的動力心臟。


VW與Renault-Nissan集團都是共用平台的模範生,從最早的PQ(橫置引擎)/PL(縱置引擎)12/25/35/45/46經典世代平台,到進入21世紀後VW集團的平台科技已遠超多數人的想像。


Renault-Nissan集團的P1/ B平台(由Nissan與Renault車廠合作開發的第一具車身平台)同樣聲名顯赫,包括Nissan Cube、Nissan Note、Renault Modus以及在中國投產的Nissan Tiida都共用此平台及多數零組件,再加上震撼歐洲汽車市場的「超低價車款」Dacia Logan車型、前述車型的年產量總和超過了200萬輛。


CMF平台並非單一車車身平台、而是可能涉及多個平台的整合計畫。過去一款車身平台是依車身尺寸區隔,然而CMF平台卻強調「跨領域」的概念(對驅動形式沒有限制,前置前驅,前置後驅,後置後驅都可以採用CMF平台進行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