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專題] Aston Martin睽違60年復出F1 !

▲Aston Martin將於明年以F1車隊的身分正式復出。

這個標題其實在技術上有語病:英國跑車廠Aston Martin已經回F1了,目前是Red Bull車隊主贊助商、且有技術合作,不過那僅限於品牌,而這裡講的是該廠睽違整整一甲子、將於明年重新成為F1車隊!Aston Martin曾於1959及1960年參賽F1,這兩年出賽的場次都不及一半、總共只跑了六場,而且完全沒有得分記錄。

最近一年多來,Aston Martin股價暴跌、業績低於預期,於是以「喜歡嗎?爸爸買給你」為兒子的出賽席位而買下車隊的Stroll遂有意入主,他與中國吉利汽車控股集團同樣出價2億英鎊購買20%股權,但Aston Martin屬意前者以豪華時尚品牌背景的理念來經營,後者遂退出談判,Stroll就任Aston Martin董事長,並決定明年將持有的Racing Point車隊更名為Aston Martin。

這將是這支車隊成立以來第五度改名,超過Mercedes和Renault的四次、成為現役F1改名最多次的車隊。Racing Point最早的前身是1991年由F3000(等級同現在的F2)昇格至F1出道的Jordan車隊(Schumacher兄弟均在此出道F1),2006年易主為Midland、2007年易主為Spyker、2008年易主為Force India(連續三年轉手),前年中Force India破產,遂由Stroll集資籌組財團接手、並改為現名Racing Point。

如今Stroll入主Aston Martin,由於同業獨佔條款、且收購條件包括後者要贊助前者的F1車隊,因此該品牌與Red Bull四年來的合約將於今年底終止,但雙方合作研發、去年發表的超級跑車Valkyrie並不受影響,仍會聯手經營(只是不再涉及F1)、並預計於今年開始交車。
 

Aston Martin與Red Bull共同研發的超級跑車Valkyrie未來並不受兩家解約影響。

[F1專題] 大變革前的看守期 2020年F1開季預覽 !

由於明年F1又將迎來賽車規格大改,因此今年等於是過渡期,車隊將資源重心轉移至明年新車的研發,所以今年都沒有大幅的更新、僅在現有的部分進行昇級和優化而已。

原本去年Pirelli因應車隊的要求、為今年研發出工作範圍更寬廣的輪胎配方,但這樣賽車也必須做出相應的修改、例如懸吊幾何,在明年規格大改(包括胎圈改為18吋)的前夕等於是白費工夫,因為這樣的研發成果只能用一年,成本不划算,所以車隊到最後還是傾向繼續使用去年的輪胎配方,結果做白工的只有Pirelli而已:新輪胎開發生產出來了、也給車隊測試過了,然後全都白忙一場,但身為官方供應廠商,也只能順應配合車隊的決議。


Mercedes摩拳擦掌向七連霸邁進。才剛開始冬季測試,該隊的黑科技已經曝光。


Ferrari將於今年夏天迎來該隊參賽F1第1,000場,因此新車命名為F1000。
 
兩車手更換、一隊改名
 
同樣由於明年賽車規格大改的關係,車手們也都在觀望,因此今年的車手人事變動極小,只有Renault的Hulkenberg引退、換成前年離開Racing Point後暫停一年的Mercedes兼Renault共用儲備車手Ocon在此復出,以及Williams的Kubica未獲續約後轉去Alfa Romeo擔任測試車手(並把贊助商波蘭石油也帶去),原車隊起用F2昇格的車手Latifi搭檔僅比賽過一年F1的Russell,而這位Latifi背景財力之雄厚,不輸給Racing Point同為加拿大籍的Stroll。


Racing Point新車幾乎就是去年Mercedes賽車的翻版,客戶項目更為深化。


Alfa Romeo身為Ferrari的子隊,但賽車共用或模仿的部分其實並不多。
 
車隊數目也沒有消長,畢竟沒有車隊會在規則大改的前一年進場,唯一的異動只有Red Bull子隊Toro Rosso將隊名改為Red Bull集團旗下於2016年成立的時尚品牌Alpha Tauri(意為金牛座主星),車隊主色也由原本的藍色改為白色,由於這個異動並非車隊易主、只是改個名字以利商業宣傳,因此各隊一致同意他們可以延續原本Toro Rosso在F1的名額及權益(最重要的就是車隊分紅獎金)。


Red Bull與Honda的合作漸入佳境,今年將磨合得更好,可望成為爭冠熱門。


McLaren去年演出大復興,但與前三車隊距離仍遠,今年的目標只求能拉近一些差距。


Toro Rosso更名為Red Bull旗下時尚品牌Alpha Tauri,加強訴求年輕化路線。


Haas去年成績大倒退,今年深化與Ferrari的合作,希望能再站穩腳步。
 
在賽程方面,儘管隔年輪辦的德國站今年輪到缺席,但新增了越南站以及睽違35年回歸的尼德蘭(由荷蘭正名)站,今年F1將迎來史上最多場的22站,但從開幕站到閉幕站的期間仍和去年同日數(歷時260天),可見賽程排得更擁擠。排是這麼排,卻在年初出現變數:由於中國爆發武漢肺炎疫情,該國舉辦F1比賽的上海如今也成疫區、封閉管理,車隊不可能冒險參賽:去過了還要自主隔離14天,這樣連下一站都會耽誤到。
 
武漢肺炎爆發變數
 
但相關行銷籌備了比賽,沒辦法忍痛說出取消,因此F1暫定今年的中國站先延期,但要延到什麼時候?原本中國方面希望和俄羅斯站對調,但被中國宣稱為好兄弟的俄羅斯卻予以拒絕,主要是從9月調到4月就一口氣少掉了將近半年的售票時間,對於票房的影響太大,那只好再找其他時段……然而中國站何時可以舉辦,最大的關鍵是在該國的疫情會持續到何時(即便上海解禁了,但若有其他省市的觀眾仍被隔離,票房還是會受影響)。
 
時間不等人,賽站的安排關係到車隊的行程,辦理簽證以及車隊裝備的物流(沒有急迫性的裝備、例如車隊休息室的桌椅家具等,都是採用海運)都需要幾個月前就安排好;且前文提到今年賽程緊密、車隊又不希望增加連週的賽程,延期之後很難找到空檔再插入,只能找「真正的空檔」:延期的腹案原本有二,一是匈牙利和比利時兩站之間的暑休期、一是阿布達比站閉幕賽後,但是車隊都不樂意、在環境上也不可行。
 
首先,為期四週的暑休期間是F1法定的休假期,大家都有安排渡假行程、甚至車隊總部也必須關閉,若在這期間插入一場比賽,對人力物力的影響太大,而且8月的上海也太熱。其次,閉幕站後被視為賽季的結束,車隊終於可以喘口氣,如果延到閉幕賽後──成為新的閉幕站──意謂賽季延長了,還會影響到休季期間車隊為明年備戰的行程(再說一遍:明年將迎來賽車規格大改),再加上12月的上海又太冷。


Renault放眼明年的大改,因此今年只是行禮如儀、並不會投入太多資源。


Williams今年並沒有大更新,主要是去年太多不足,今年就弱點進行補強。
 
緊密賽程難以調整
 
後來又有一個方案:將中國站插在倒數兩場的巴西站和阿布達比站之間,但這樣就會變成三場連週舉辦,尤其巴西和中國完全在地球的背面,要在四天之內把車隊拉過去(週五就要開始練習賽,而且車隊還沒時間回總部整補)路程太趕,因此F1官方有提議若中國站改在這時可以縮減為兩天,即練習賽併在週六、和排位賽同日,但這樣練習賽時數勢必得縮減、不利車隊備戰,而路途多一天的幫助不會太大,且11月的上海氣溫也不太適合。
 
武漢肺炎的疫情打亂了許多賽事的行程,原本3月在中國海南島舉辦的FE三亞站已經延期,現在F1上海站也要延期,接下來可能還會影響到7月的日本東京奧運。延期的賽站仍不願確定取消,但掛在那裡就讓整季的比賽行程成為不確定,誰也不知道會不會在哪時突然落下來、形成在原本的賽程中多了一站,讓大家傷透了腦筋。原本今年F1會破單季最多賽站紀錄,現在就難說了,而且目前疫情還在擴大,誰知道會蔓延到幾月呢…?


中國站去年才歡慶F1第1,000場比賽,今年卻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而成為未知數。
 




【歪批F1】
Red Bull顧問、也是負責管理集團旗下車手培訓及人事的Marko(圖右)受訪時表示:「如果Ricciardo(圖中)沒離開的話,去年Red Bull肯定可以獲得車隊亞軍…當他選擇去Renault時,我們都很震驚。」
他還真好意思說,當年就是他們哄抬Verstappen、貶抑Ricciardo,還說要圍繞前者打造冠軍團隊,後者不甘於被打壓,才暗中跟Renault談好準冠軍級的高薪合約,然後宣佈跳槽、給Red Bull來個措手不及,現在覺得當初應該留人?人家是被你們逼走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