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Toyota Camry改進口很稀奇? 一台Camry看台灣中大型房車興衰血淚(上)

全新世代Toyota Camry於11月1日正式在台發表,一如事前推測,新車全數改以進口方式銷售,僅留下售價84.9萬元的7.5代舊車型以滿足公務用車或計程車等特殊市場需求,此舉也象徵著國產Camry的宏圖霸業至此告一段落,唏噓否?其實無需物喜己悲,因為早在Camry剛進台灣時,也經靠著進口車的身份披荊斬棘,甚至打遍天下無敵手!
 
Camry與它曾走過的日裔美規車盛世
 
1982年,一款以訴求純粹舒適與寧靜的中大型房車產品橫空出世,在遵循品牌旗艦Crown皇冠的命名策略下,以日文「冠」字發音為名的Camry,從此深植全球大半市場消費者內心,絕佳的考靠度與耐用性,更因此成為北美豐田的銷售主力。

而1986年發表的第二代Camry延續車系使命,在加添V6引擎車型後更將原本所強調的卓越質感推升到另一層次,也因此於1989年,時值草創初期的和泰汽車除國產化的Corona之外,也同步引進第二代Camry作為高端車款,自此Camry成為台灣人眼中國民高級房車首選。

其實這一切都是有脈絡可循的,如文前所提,Toyota在研發Camry之初,便是以舒適豪華的乘坐感受為設定前提,並視向來於此一領域執牛耳的美國三大汽車集團(由GM、Ford與Chrysler所組成,有多久沒聽到這字眼了?)同級車款為主要競爭對手,在好還要更好的80年代日本商業思維下,Camry的品質如何震懾美系房車可想而知。

而時間繼續推進至90年代,越過整片太平洋,彼端的台灣車壇則正從先前的美國第一意識逐漸甦醒,早前因政治因素而幾為高級車象徵的美國車,逐漸擠不進地狹人稠的台北都會,但那種又大又軟才是王道的購車思維卻又還不致被、顛覆,外國月亮比較圓的概念也依舊根深蒂固,剛好時值純日製車還面臨著無法整車進口的窘境,時也命也,從美國進口日本品牌汽車,成了當時最熱門的生意,一時間幾乎所有日系品牌代理商皆引進類似產品,而Toyota Camry則靠著強大的口碑每每成為市場大熱門,這一賣,就賣到了21世紀的2001年。


1982年第一代Camry橫空出世,舒適、寧靜與高品質成為車系代名詞。


1986年第二代Camry加碼發表,1989年由和泰引進台灣的也正是這代車款。
 
命運決勝點 — Camry與Cefiro的愛恨情仇
 
其實本來進口Camry的好日子還不知道要過到什麼時候,不過天生萬物以相剋,一切都該怪1995年裕隆集團推出的Nissan Cefiro,這款膾炙人口到無人能及的國產中大型房車,憑藉Nissan本身的技術實力以及當時裕隆集團強大的研發能力(還是該算改裝能力?),硬是把一輛國民房車改到媽媽都快認不出來,V6引擎、大鍍鉻水箱護罩、皮椅、恆溫空調、(類)核桃木飾版只是起手勢,小改款後甚至連冰箱、中控螢幕跟吸頂式電視都搬進車內,那時台灣人還很愛慕虛榮的(現在有好點嗎?),此等震撼教育哪受得了,噗的一聲,就全部拜倒Cefiro雙色烤漆的石榴側裙下了。

與此同時,第四代也就是先前最後一代的進口Camry順應北美市場口味,改以更現代簡潔風格呈現,與剛才說到富麗堂皇的Ceforo恰成鮮明對比,隨著銷售量與聲勢逐漸下滑,創造一款能夠與之匹敵的中大型房車產品,成了和泰那時的當務之急,於是乎2001年第五代Camry改以國產化正式開賣,並且有樣學樣加添更多台灣元素入內,憑藉Toyota深植人心的品牌形象,這一仗果然打得響亮,不僅起了壓制Cefiro的作用,最後甚至制霸國產中大型房車市場,眼看著Camry就要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


第二代車款堪稱台灣人認識Camry的濫觴,也開啟了日裔美規車的盛事風華。


第三代Camry發表於台灣車市大爆發的1994~1995年,幾乎成為國民進口中大型房車的代名詞。


1995年裕隆將Nissan Cefiro國產化,超狂的享受配備簡直越級打怪,當然也讓相對樸實的進口Camry一度難以招架。


與A32 Cefiro約略同期的第四代Camry造型簡潔洗鍊,卻不對台灣消費者的口味。
 

全新Toyota Camry改進口很稀奇? 一台Camry看台灣中大型房車興衰血淚(下)

▲目前第七代Camry仍將以國產身份繼續銷售,並以單一2.0升NA車型84.9萬元售價,持續深耕機關用車、公司租賃與計程車市場。

王者,其實不見得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即便Camry逐漸宰制了進入21世紀後的國產中大型房車市場,甚至到了這幾年幾乎等同級距唯一選項,但中大型房車市場持續萎縮卻也是不爭的事實,這一切都得歸咎自90年代後期萌芽的SUV風潮,相近價位配上實用空間與話題新鮮度,無論從哪點看,對比老扣扣的三廂房車SUV顯然更具魅力,也因此國民中大型房車級距銷售量越縮越小,Camry也從每月破千的Toyota四本柱(其他還有Altis、Yaris、Vios),掉到2018下半年的月銷兩百餘輛,雖說對比其他品牌還算頗具影響力,但看在向來習慣破千的和泰眼中,勢必有破釜沈舟的必要性。


2001年第五代也是首款國產Camry正式上市,果然力克對手並進一步拿下級距龍頭寶座。

 從進口到國產再到進口,Camry與中大型房車未來之路大預言
 
於是乎,如今Camry再度以進口車身份搶攻台灣市場,看著從進口到國產再重回進口的轉折,難免有幾分英雄氣短的惆悵,不過放眼原本的國產同級對手死的死逃的逃,最後一款Nissan Teana與其說是碩果僅存,不如稱之苟延殘喘還來得貼切些,遑論明年全新Altima一到,Teana也勢必走向停售之路,至此國產中大型房車級距再也不復存在,只剩進口產品獨挑大樑的局面。

所以改以進口的全新Camry此後就可以稍稍喘口氣了嗎?不容樂觀,其實百萬門檻進口房車市場也同時面臨SUV產品大敵當前,過往諸如Volkswagen Passat、Ford Mondeo、Mazda 6、Skoda Superb或Subaru Legacy也皆曾於某個時間點紅遍半邊天,但如今幾乎都僅剩數十輛甚至十數輛的規模(Mazda 6好些,但也不過就是百餘輛而已,Honda Accord最慘,從當年國產版本熱銷保證到現在連進口車型都已退出市場),事實上,扣除豪華品牌外,幾乎各級房車都正上演著生存保衛戰,也就是說除了諸如Mercedes-C-Class、E-Class、S-Class或BMW 3 Series還有Lexus ES這些高級房車,差不多所有的房車產品都面臨銷售量衰退的窘境,就連常勝將軍Altis也不例外,也因此即便Camry或其他中大型房車從國產改為進口,且設計、戰力皆同步大幅強化,但按趨勢看或許依舊難力挽狂瀾,基本盤或許仍在,但想重回市場要角則仍有段崎嶇路得克服。


依目前趨勢中大型房車市場仍受到SUV擠壓而持續萎縮中,全新進口Camry即便產品力再強,仍有場硬仗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