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線電指令的賭注

歐洲站決賽,Lewis Hamilton的引擎設定出現問題,依照無線電禁令,Mercedes無法告知他該怎麼做,因此他只好自己摸索,搞得圈速時快時慢,甚至跑大直道時眼睛還盯著方向盤、繼續撥弄那些旋鈕。英國站決賽,Nico Rosberg的變速箱出現問題,這次車隊卻直接透過無線電教他換檔時跳過7檔(序列式並非不能跳檔,只要壓住離合器連按兩檔就行),賽後遭到罰時10秒,成為最新版無線電禁令施行以來第一個受罰者。

這兩次都關係到FIA今年起在F1競賽規則中收緊的第27.1條:「車手必須在不受協助的情況下獨立駕駛賽車。」車隊可以監控車手的車況、甚至通知車手任何車況異常,只是不能指導車手該怎麼解決。但講到這裡也不能解決你心中的疑問:歐洲站Hamilton的狀況,Mercedes就死守規則,英國站Rosberg的狀況,車隊怎就甘冒違規的風險了(恐怕你還會以為是工程師在通訊時說漏嘴)?會不會又是偏心問題?

無線電禁令基本上收得已經很緊,甚至罕見地採用條列方式:FIA具體列出了可以講的句子,只要不是在條列裡面的句子,就一律算違規──也就是說,並非哪些句子不能講,而是只能講FIA有列出來的例句,這樣也免去車隊花心思想出各種奇奇怪怪的暗示句。但規則就是讓人挑戰的,即便無線電禁令的底線已經如此具體清楚,還是有人想要試踩看看。

歐洲站的狀況,Mercedes很明顯就是不越雷池,儘管讓Hamilton在駕駛座裡忙得焦頭爛額,但起碼保證他不會因為違規而受罰,引擎只是設定跑掉、並沒有罷工之虞;而歐洲站的狀況,Rosberg遭遇的是變速箱可能停擺,這樣就連1分也拿不到了,面對這種退無死所的絕境,反正掛車也是0分、被罰最重也是0分,車隊決定賭它一賭。

或許是首度開罰的關係,Rosberg被罰的10秒並不算重,只讓他從第2名變成第3名(算他好運,過終點時後方並沒有車陣),這15分仍然比0分強多了,因此也可說Mercedes這次是賭對了,在這樣的前提下,被罰還是比退賽划算,依此邏輯,原本你以為違規是冒險,結果反而是權衡利弊得失之後的安全牌。

其實Mercedes本來有抓住競賽規則27.2條做為護身符:「針對車況的關鍵提示」以及「在某一部件或系統即將失效」時可以進行無線電指導,只是FIA並未接受這個理由。為免纏訟,Mercedes放棄上訴,但也呼籲FIA這項禁令的適用場合應該重新進行討論

當然,在未修法的前提下,為了阻止有人再像這次圖僥倖,未來FIA只會罰得更重,不然就是看你能跑到多快、快到罰秒後仍然不會掉名次──但在比賽結束知道秒差之後才決定要罰幾秒,這本身就很容易起爭議、甚至在爭冠白熱化時可以成為政治問題,對於決定懲處程度的裁判團來說,也是左右為難。

新成員首次接觸 McLaren 570S

在溼地的情況下,McLaren先安排了650S上場,一方面是車上的輪胎在溼地上有著較佳的抓地力,另一方面這部車也是在場多數媒體較為熟悉的車款,對我們來說這也是很好的開始,以熟悉的車輛先複習一下雪邦賽道的節奏與彎角。在Pit裡看著逐漸乾燥的車道,讓我們對於接下來的行程有著很高的期待,不過真的上車駕駛則又是另外一回事,在上了賽道後的幾個彎角,就遇上了還有積水的彎角,雖然已經大幅減速,但遇上積水還是飄得老遠,差點進了緩衝區吃土,但還好最後有驚無險。

真皮包覆的小徑平底方向盤提供了極佳的握感,車輛的回饋感也相當直接。

回過頭來看看570S,這部車跟540C一樣是屬於McLaren旗下的Sport Series,雖然屬於入門車款,但McLaren還是依循一貫的造車方式,570S還是使用碳纖維單體車艙,搭配3.8升雙渦輪增壓引擎,基本架構跟其他的McLaren大致相同,不過在外觀造型與內裝陳設部分當然作出了專屬於570S的設計。570S的外觀造型有許多特徵是來自Super Series,不過全車上下最搶眼的部分,則是車身側面延伸跨過整個前門的大型進氣口,在570S上市之初宣傳時,曾說它的造型像是黑天鵝的羽毛,不過仔細看看,它的整個輪廓其實跟McLaren在1967~1980年間使用的廠徽十分相似,它其實是鷸鴕的輪廓,這種獨特的鳥類是創辦人Bruce McLaren出生地紐西蘭的象徵。

懸吊與動力模式的設定旋鈕自是最重要的兩個按鍵,完全按鍵化操作的變速箱也是特色之一。

由於中置後驅的設定,570S的車身後半段被引擎跟變速箱佔滿,半鏤空的引擎蓋讓旁人可以隱隱約約看到下面的引擎,但是引擎蓋無法打開,唯一可以打開的部分是用來添加機油與冷卻水的注入口。

至於在車艙內部,570S的設計當然是很McLaren的風格,可調式的座椅提供了良好的乘坐與支撐,完全是性能取向的設定,儀錶板採用全液晶的設計,當然錶內的陳設也是相當駕駛導向的設定。

空調、音響與導航等透過大尺寸的觸控螢幕操作,調整出風口的人形圖示還戴著安全帽。

空調與影音導航系統則是採用跟Super Series的全觸控式面板,排檔的部分也採用McLaren相似的按鍵式設計,整體來說車艙裡是很經典McLaren車款的氣氛,在濃厚的運動氣息之外,還保持了些許日常必須的舒適性。

座椅的造型並不算是特別複雜,但提供了極佳的乘坐感與支撐性。

選配的B&W音響高音單體具備經典的海螺造型。

世界最速10大量產車─NO.9 Zenvo ST1 極速375km/h

車廠或是改裝廠都想創造話題,不論是透過極速、Drag Race(零四加速),甚至是紐柏林賽道的最速單圈等,只要能刷新紀錄就能製造話題,時間已經來到2016年,編輯部趁這個時候回顧一下2015年之前的最速量產車,這些都是可以合法上路的車型,而且極速都是有經過測試的!

 
100%丹麥手工打造
V8雙增壓動力
 
推出年份:2009
最大馬力:1104hp
最大扭力:145.9kgm

Zenvo是一個丹麥車廠,創立於2009年,而ST1不僅是100%手工打造,也是旗下唯一的車型,比較特別的是ST1引擎的調校方式,搭載一具6.8L V8引擎,但是同時導入渦輪與機械增壓,於6900rpm可榨出高達1104hp最大馬力,而4500rpm可創造出145.9kgm最大扭力,從靜止加速到100km/h僅需3秒,加速到200km/h只要8.9秒,極速到達375km/h,不過從2009年開始僅限量生產15部,數量相當稀少。

從Zenvo ST1的數據可以看出一件事,並不是馬力破千匹就能跑出400km/h的極速,車身重量、外觀空氣力學等條件,也是影響極速的關鍵。
 
 

相關文章(關鍵字)

F1明年強制導入Halo

FIA一直在試驗如何能讓F1的開放式座艙擁有更好的防護性,已經測試過的包括被戲稱為「人字拖」的Halo、Red Bull獨自提出的風盾、以及最近的透明遮罩,但一般都還認為沒有一種是最完善的方案。但是安全的

[F1專題] Alonso確定於明年復出F1

自從Ricciardo宣佈將於明年轉投McLaren取代將於明年轉投Ferrari的Sainz以來,業界即關注誰將坐上明年Renault的頭號車手席位(Ocon雖然與車隊同屬法國籍,但他的資歷顯然只能是二號),甚至未獲Ferrari續約的Vettel

Rossi兩次因「雨」而錯失頒獎台

MotoGP在荷蘭與德國兩站皆為時晴時雨的複雜天氣,然而這忽雨忽晴的天氣讓Rossi失利。其中荷蘭站,因中途雨勢過大暫時中斷比賽,然而在二度進場時,Rossi太過躁進而發生轉倒,導致失去極有機會到手的冠軍。而德國站

[F1專題] 銀箭包辦三場全勝 今年賽季已形同結束 ?

季初三站全部包辦1-2,對於Mercedes來說,沒有比這更好的開局了,前一次有車隊達到此成就的,要上溯至1992年的Williams(真是今非昔比…),而當年該隊就是大幅提前封王。

[F1專題] 三站三樣情 F1史上首次的連三週比賽

本季F1是平史上最多的21場比賽,但8月仍須有四週的暑休,在賽程的壓縮之下,終於出現F1史上首次的連三週比賽,嚴重考驗車隊的整備以及車手的抗壓性。

F1有債必償 暑休前的最後一戰

下半季的第一場、也是暑休前的最後一場,匈牙利站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今年賽季中「承先啟後」的角色,但偏偏它的布局又屬於「非典型」的賽道,因此即便跑完了比賽,仍留下許多懸念。

[F1專題] Williams進入存亡關鍵

兩個月前曾經提到,在F1超過40年的老牌名門車隊Williams以「典當老本」的方式來融資、讓車隊能繼續撐下去,但當5月30日Williams公佈去年度財務報告時,顯示

只有McLaren願意用Honda引擎

雖然去年傳出有第二支F1車隊願意採用Honda引擎,不過新任車隊老闆Yusuke則表示由於現階段不夠強大,因此沒有車隊願意使用Honda引擎。從技術層面來看,若有第二支車隊使用會是件好事,透過更多人使用能更了

[F1專題] 「敬啟者:去你的!」 Bottas一吐去年悶氣 !!

整個2018年賽季,Bottas先盛後衰:季初因為運氣讓他丟失應得的勝場之後,士氣就一路低迷,然後淪為隊友的「僚機」,開著冠軍賽車卻過了無勝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