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專題] 個性決定命運? Alonso F1生涯回顧

17年的F1生涯,最後12年都沒封王、最後六年都沒竿位、最後五年都沒獲勝、最後四年都沒上頒獎台、甚至最後六場都沒得分…但Alonso也曾經風光過。
 
前世界冠軍Fernando Alonso在去年賽季後黯然離開F1,最近的印象就是他最後在McLaren度過了極其詩意—喔不—失意的四個賽季,但絕對不要忘記他曾經蟬聯兩屆世界冠軍。1999年Alonso拿下Nissan方程式冠軍、並成為Minardi試車手,開始和F1搭上關係;2000年參賽F3000只獲得年度第4;2001年Renault簽下了他、並送往Minardi出道,成為當時史上第三年輕的F1車手,雖然全年未獲積分,但仍在他的位置上展現了搶眼的戰力。


儘管Alonso在F1之前的資歷並不傑出,但在Minardi出道當年確實亮眼。
 
曾為F1史上最年輕冠軍
 
2001年底,Renault領隊Flavio Briatore成為Alonso的經紀人,Briatore認為他需要經驗、但沒必要待在弱隊,因此讓他在2002年成為本隊試車手、累積駕駛里程。2003年成為Renault正式車手,同年連續刷新當時F1史上最年輕竿位、頒獎台、優勝三項紀錄,年終以總排名第6坐收;2004年則是第4。Alonso的才華實力有目共睹,但當時正值Ferrari同Michael Schumacher的全盛期,業界認為他離世界冠軍還有一段距離。
 
但在2005年Renault賽車戰力大爆發,Ferrari則大幅低落,Alonso的主要對手是與他同年出道、McLaren的Kimi Raikkonen,Alonso在全年19站登上15次頒獎台,提前兩站封王、成為當時F1史上最年輕世界冠軍,終結了Schumacher五連冠的Ferrari王朝。然而當時Renault未保證會在2008年後繼續參賽,為了自己未來的前途,Alonso提前卡位、與McLaren簽下自2007年起的三年合約,當下連他的領隊兼經紀人都不知情。
 
2006年Renault希望將明年度的冠軍1號留在自己車隊、不要送給McLaren,因此資源傾向他的隊友Giancarlo Fisichella,加上Ferrari戰力恢復,Alonso的主要對手成為當年決定退休的Schumacher,但老天王仍然敗在他手下,Alonso成為當時F1史上最年輕蟬聯冠軍、且坐實「Schumacher霸業終結者」的名聲,並成功將冠軍1號帶去McLaren,但誰也想不到這竟然就是當時如日中天的Alonso的最後一個F1冠軍了。


曾為F1史上最年輕世界冠軍,Alonso成為Schumacher霸業的終結者。


Alonso為其祖國西班牙帶起了F1熱潮,衣錦返鄉舉辦見面會時萬人空巷。
 
蟬聯冠軍之後急轉直下
 
2007年Alonso在McLaren搭檔該隊積極培養的Lewis Hamilton,由世界冠軍搭配實力新人應該是個完美的組合,但誰也想不到(又想不到)Hamilton出道第一年就展現了足以爭冠的能力,Alonso開始搞一些手段:包括在匈牙利站阻擋隊友做時間、更在McLaren間諜案中擔任告密者,搞得車隊和他決裂,年底和隊友同分同勝場但第2名次數較少而只得季軍,Alonso在McLaren待不下去了,三年的合約才一年就走完,年底決定再回去Renault。


遭遇出乎意料的超級新人Hamilton,Alonso開始了長達12年的無冠生涯。
 
2008年Renault的戰力已經不行,但Alonso仍在季末拿下兩勝、且是下半季得分最多者。2009年又成了關鍵的一季:他自2003年以來首度全年零勝,而且去年的隊友Nelson Piquet Jr.又爆出2008年新加坡站是車隊叫他在Alonso休停後自己撞牆以引出安全車、讓Alonso獲勝,這個醜聞令Briatore被F1永遠驅逐,Alonso表示自己對於該操作並不知情,且於年底第二度離開Renault、轉投Ferrari。


Alonso在F1史上第一場夜賽的勝利,卻在隔年被爆出是一次醜聞的操作。
 
2010年Alonso改披紅色戰袍的開幕賽即獲勝,儘管在季中曾經落至第5,但在閉幕站前又浮上領先,可惜閉幕站因車隊策略失誤、只顧著盯緊積分第2的Mark Webber,結果反被懷恨在心的Renault派車擋死,讓積分第3的Sebastien Vettel逆轉勝並封王。然後從2011~2014年Alonso最高也只再拿下兩次亞軍,與Ferrari也不待見,但爭冠車隊都沒有要他,於是決定回鍋七年前與他翻臉的McLaren!


轉投Ferrari首場比賽即獲勝,Alonso絕未料到在職五年竟然一冠未得。
 
 
回鍋老東家的悲劇宿命
 
他的邏輯是:由廠隊提供引擎的客戶車隊都不會有爭冠機會,當時與獨立引擎商Honda重新合作的McLaren會是出路,不料Honda回歸F1嚴重適應不良,2015年Alonso度過了自2003年以來首次連頒獎台都沒上過的賽季,接下來他就是不停抱怨賽車戰力、還說自己過著優質生活(坐領高薪卻因車子故障率高而經常早早退賽)。2017年底McLaren與Honda再次分手,但車隊本身依舊戰力不佳,Alonso終於失去了耐性。
 
期間Alonso甚至已經準備另謀出路:2017年出戰美國印地500大賽,2018年則兼職參加WEC整季比賽、並拿下法國勒芒24小時大賽冠軍,目前還是該賽事積分領先者,多樣化的參賽都是為他在離開F1之後的生涯鋪路。F1參賽17年,總共出賽314場(歷史第2),拿過22次竿位(歷史第13)、32次優勝(歷史第6)、97次頒獎台(歷史第6)、兩屆冠軍(歷史第11),這些就是Alonso留在F1的紀錄了。
 
現在回顧、且蓋棺論定Alonso的F1生涯是否太早?畢竟他自己說只是暫離、不排除未來復出的機會,但這個前提是他中意的車隊也要中意他,才可能會實現,而無法爭冠的車隊絕對引不起他的興趣,但目前的三強車隊都沒有延攬他的意願,加上他的年紀以及個性,可以推測F1不再有他的機會了,如果像他的前隊友Jenson Button那樣說是暫離卻不知不覺就「下面沒有了」,我這篇就永遠沒有寫的機會了,這對於他(?)以及他的車迷而言,都會是個遺憾吧!
 

Alonso能與曾經鬧翻的McLaren老闆Dennis盡釋前嫌,證明沒有永遠的敵人。


 
【歪批F1】
「幹話車隊」Red Bull的(至此文字與上期本欄完全相同)「幹話車手」Max Verstappen對於Lewis Hamilton蟬聯冠軍似乎相當吃味,日前他說:「如果有他那部賽車,我也能輕鬆奪冠。」這似乎是廢話,每位車手應該也都這麼看自己,開著冠軍賽車成為冠軍車手,本來就是理所當然,不然就是失職。

但這似乎又不是廢話:每支車隊都有兩位車手,即便冠軍車隊也只有一位車手會是世界冠軍,因此Verstappen繼續補充:「如果我的隊友像Valterri Bottas那樣慢,我也會像Hamilton那樣快。」Bottas在去年賽季已經夠可憐了,還要在這裡再中一槍!Verstappen有辦法就去擠身Mercedes車隊(還要看隊友是誰)、或者要求Red Bull打造出冠軍賽車,不然是間接在嫌自己車隊不好嗎?講這種話只是繼續幫自己扣人品,難道嫌討厭自己的人還不夠多?

 

[F1專題] Ferrari更換主帥 !!

▲Marchionne(中)死後,Arrivabene(左)和Binotto(右)的權力鬥爭檯面化。

自從2014年底取代Marco Mattiacci以來,Maurizio Arrivabene擔任Ferrari領隊已經四年,在他手握帥印下、搭上同時加盟的車手Sebastien Vettel,紅軍的戰績又有了起色,但依舊沒有重返冠軍。

去年7月,當初任命他的FCA(Fiat Chrysler汽車集團)執行長暨Ferrari董事長兼執行長Sergio Marchionne猝逝後,他在隊內與技術總監Mattia Binotto的權力鬥爭即檯面化,到了今年1月,Ferrari正式宣佈Arrivabene去職(約滿不續)、由Binotto取代成為新領隊。

Arrivabene在任期間貫徹Marchionne的意志,對外強硬應對、對內極權統治,但是並沒能增加車隊的向心力;而Binotto則成功整合車架及引擎的技術團隊資源、讓Ferrari的賽車戰力不遜於Mercedes,獲得總公司的好評。

去年Marchionne和Arrivabene開始發生意見不合:在車手人事方面,前者主張提拔Charles Leclerc、後者傾向留任Kimi Raikkonen(甚至因此在比賽中發生不執行車隊指令的混亂),前者過世後,回兼Ferrari董事長的FCA董事長John Elkann延續Marchionne的意願、讓Leclerc和Raikkonen在賽季後互換席位,接任Ferrari執行長的Louis Camilleri則站在同樣來自PMI(Philip Morris國際菸草)的Arrivabene一方。

因此,Binotto和Arrivabene的權鬥,往更高層看其實是Elkann和Camilleri的權鬥,Elkann出身Fiat創立者Agnelli家族,沒人鬥得過他,甚至他還打算撤換才剛上任半年的Camilleri;但無論如何,車子好起來了、卻連續兩年與冠軍失之交臂,就是不續留Arrivabene的最好理由:對紅軍來說,無論領隊或車手,反正拿不到冠軍就都是留來留去留成仇。

Binotto於1995年加入Ferrari從測試團隊引擎技師做起,1997年轉任比賽團隊引擎技師,2004年擔任賽車引擎工程師,2007年就任總工程師,2013年昇任引擎及電子部門副總監之後又統括整個動力系統,2016年接替喪妻離職之後轉投Mercedes的James Allison成為技術總監、總管整部賽車的研發,在這兩年期間,Ferrari再次拿到了睽違五年的竿位。

現在Binotto成為領隊,是Ferrari自1960至70年代的Mauro Forghieri以來再度由技術工程班底執掌車隊兵符,據開山祖師Enzo Ferrari如今唯一在世的兒子、也是Ferrari副董事長暨10%股東的Piero Ferrari所言,這是為了「保持車隊的技術延續性」,意即讓該隊成為完全技術導向的車隊。而Binotto留下的技術總監空缺,則先由他原本的副手們分攤、並直接向他彙報。

Ferrari做出由技術人員擔任領隊、分心負責行政及商務的決策,究竟是否合適?新賽季都還沒開始,我們無從知道答案,但如果Binotto認為自己無法應付,他就不會接任、扛起這支世界最受矚目車隊的成敗重責,也就不必把Arrivabene鬥走了…這絕對不是臨危受命的程度。
 
 

[F1專題] 觀看FE是一種處罰?

▲許多車迷表示:叫F1車手Verstappen來觀看FE,或許就是最大的處罰了。

FE(Formula E:電動方程式)是近年來FIA銳意推廣的新世代方程式賽事,畢竟電動車的趨勢已不可擋,而為了呼應電動車減少都會區空污的訴求,FE的比賽全是位於都市中的街道賽。許多傳統F1車迷並不欣賞FE:既然連如今的1.6升V6 Hybrid引擎聲浪都有人嫌了,他們怎能接受完全不用內燃機的賽車?取而代之的是整場彷彿牙醫鑽牙的電動馬達高頻聲(車手能不崩潰也是不簡單)?

還記得去年巴西站Max Verstappen因為被Esteban Ocon反套圈而相撞、導致前者丟掉一場勝利並在賽後出手推擠後者、令他遭罰必須參加兩次FIA社會服務的事件嗎?當時他說:「我不知道會是什麼處罰,但我不希望看起來像個白癡。」第一次已經施行了:1月中的FE摩洛哥站,FIA宣佈Verstappen要在比賽控制室擔任一日觀察員,現場觀摩賽事委員如何管理比賽,包括對意外或違規狀況的觀察與判斷。

Verstappen表示:「對我而言,從另一個角度觀看比賽很有趣:通常你不會跟賽事委員耗一整天……看他們如何做出決定,是很好的學習機會,有的決定對於當事人而言並不好,但你就是要遵守規則……來這裡做這些事情對我很有建設性。」經過這次經驗,希望身為去年F1違規扣點並列榜首的他有學到東西:該知道賽事委員做出判罰是不得已,想減輕賽事委員的工作,他就不要那麼常違規,被罰了也要服氣。

自第一屆FE即參賽至今的Mercedes前第三車手Sam Bird對這個「處罰」不以為然:「這對FE並不公平……這是一項熱門的賽車,不該成為用來處罰車手的場所。」原來FIA並沒打算要Verstappen參加什麼公益活動、例如FIA最愛辦的道路安全宣導,或是勞務服務、例如…打掃賽道?而是要針對他的教育理念為主。目前FIA尚未決定他另一天的處罰會是什麼(又會有什麼「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