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拉鋸戰紅銀兩軍糾纏積分榜

最近三站每次賽後Ferrari和Mercedes的積分排名都會互換,而兩隊在摩納哥和加拿大的名次正好顛倒,亦即一來一往又把差距打平,這樣的拉鋸戰,使得雙方的鬥志更高了。

鬥志高的另一個面向就是壓力也大,比賽策略的彈性就小了:為了讓主力車手的積分最大化,策略制訂要以他為重心,同時二號車手的策略則要緊盯著對方的二號,總之不能讓自己的主力車手陷入被對手二打一的困境,因此預測休停出來之後的位置,就成為更重要的課題。過去三年連霸的Mercedes今年面對Ferrari的強大壓力,基本上還說要維持自家車手公平競爭都是假的,Valterri Bottas勢必得援護Lewis Hamilton。

幸好Bottas也並不抗拒這麼做,今年只要總成績能在季軍以上,就能強化他明年留任的籌碼,當然不是瞧不起他、認為他一定不如Nico Rosberg,但今年Ferrari的Sebastien Vettel實在太難對付了──連Hamilton都佔不到便宜──因此只要能把對方的二號車手Kimi Raikkonen給絆住、為自己的車隊錦標增加優勢,就已經是稱職的表現了,犯不著今年就展現爭冠的雄心(當然還需實力配合),依現在的情勢,如果讓Hamilton不爽,對他自己絕對沒好處。

摩納哥站要說Raikkonen是被搓掉的也行,但也是他本身給了車隊搓掉的機會:Vettel休停前的連續快圈,為自己奠定勝基。

紅軍完全勝利的矛盾

前面短短兩段已經把今年紅銀兩隊四名車手彼此間的相對定位講完了,接下來就看他們個別如何做好符合自己定位的工作。Raikkonen心裡知道自己是這四人裡面最不被看好的一個,雖然他不怎麼在乎,但並不表示他就存心放爛:摩納哥站,他一鳴驚人地拿下個人F1生涯第17次、而且是自2008年法國站以來的再一次竿位!Ferrari則是今年第二度包辦頭排起跑,Mercedes卻是Bottas第3、Hamilton第13!也就是後者才Q2就被刷掉了!

Mercedes W08是今年各隊之中軸距最長的賽車,長軸距最感到棘手的就是彎多路狹的賽道,而蒙地卡羅街道可謂其中之最,但其實各隊的軸距差距極小,這一點點差距就能造成這麼大影響,要說F1賽車實在是太敏感了嗎?不對啊!Bottas的第3不就還不錯嗎?那Hamilton的第13是怎麼回事?車隊表示是始終搞不定車子的調校,在Q2最後挑戰時又遇到紅旗;但他的問題彷彿鬼遮眼一般,儘管徹夜趕工除錯,卻到決賽跑完了也沒有解決。

Button代打Alonso出賽摩納哥站,排位賽締造McLaren今年首次進入Q3的成就;但由於更換引擎而被罰退15位,決賽則撞車退出......

決賽前半場Raikkonen和Vettel維持1-2編隊,粉絲們心想如果前者能順勢拿下這場比賽,地位將會大幅回昇。第43圈他先進行休停,但五圈後Vettel休停出來時竟然完成反超(undercut),兩人因休停而互換的順位就這樣維持到結束。Vettel獲得個人F1第45勝、成為繼2001年Michael Schumacher以後又一位代表Ferrari拿下摩納哥站優勝的車手、更是該隊自2010年德國站以來再一次包辦決賽第1-2名!1-2起跑、1-2完賽,還能有更完美的事嗎?

加拿大站拿下與Senna並列65次竿位的Hamilton,獲得Senna家族致贈其偶像在1987年比賽真實戴過的安全帽。

欺人太甚?並非如此

其實並不完美,問題就出在完賽的1-2並不是起跑的1-2(兩人名次對調了):Vettel是紅軍主力車手無庸置疑,為了讓他的積分最大化,許多車迷相信Ferrari會透過內部操作讓Raikkonen喪失他的第1順位,甚至賽後許多車迷為他叫屈,說什麼反正車隊得分一樣何必換位啦、讓他再拿一次優勝會怎樣啦......等等,尤其Raikkonen在頒獎台上那張臭臉(見本文刊頭大圖),完全就是一副「被搓掉」的表情:他是Vettel在F1最好的朋友,如果連他在Vettel身旁都沒有好臉(還是應該歡慶的戰果),那一定有什麼內情。

陰謀論就這樣傳開,但這件事可以從兩個面向來談、且這兩個面向都是事實:首先就是前面提及的主力車手積分最大化,今年的Vettel不好對付,但他也不會認為Hamilton好對付,在本季這樣的積分糾纏之下,少個1、2分都可能成為勝敗的分水嶺,Ferrari不能讓Vettel放過能拿的每1分,即便這1分的代價是踩在隊友的顏面上──其實紅軍從Schumacher時代就是如此,如果你長期是紅迷,沒理由會支持到現在突然對他們的政策有異議。

再者,分析這場比賽數據、甚至只要有看轉播畫面就能明白:序盤Raikkonen雖然領先,但他的速度並沒有比Vettel快,意即他在某種程度上成了隊友向前推進的阻礙,如果不想直接下指令叫前車讓路,就只能利用休停來調度。車隊讓領先車手先休停其實並不尋常,但在蒙地卡羅街道上,休停出站遭遇車陣的影響更大,Vettel不能再向下掉了,因此Ferrari合理選擇先把Raikkonen拉走、為Vettel清場。

擺脫前站的慘敗,Mercedes在加拿大站獲得該隊今年首次的1-2完賽,總積分又翻過了隊手。

生聚教訓回報以顏色

事實證明,從Raikkonen休停到Vettel休停之間這五圈,後者跑得飛快,因此在完成休停後能繼續保持領先並不意外。那你又要問:如果第一套輪胎的性能還如此堪用,幹嘛先把Raikkonen叫進去換胎?看上一段就知道根本不是輪胎的問題,是他用同樣輪胎就是跑得沒有隊友快。因此,本次不能說Raikkonen是被搓掉,車隊只是順勢利用他跑得沒有隊友快的狀況而已,如果他早早能把Vettel放遠,Ferrari想遂行這個策略也沒有機會。

Mercedes歷經摩納哥站的慘敗(兩部車都完賽得分但沒上頒獎台),該隊以連續10天24小時工作來準備接著的加拿大站,辛苦果然奏效,Hamilton以0.33秒的大幅差距拿下個人F1第65次竿位,且前四名是今年目前七站以來第四次呈現Hamilton-Vettel-Bottas-Raikkonen的交叉序列,證明Mercedes平均排位還是佔優。在Hamilton的福地(2007年出道首次竿位及優勝的賽道)上,他跑出了今年目前最爽的一場比賽:從頭領先到尾,包括休停。

[中]加拿大站請到曾飾演《星艦迷航》艦長、《X戰警》教授等角色的Stewart爵士擔任頒獎台訪問嘉賓,竟然大方主動喝了Ricciardo一「鞋」。

Vettel一起跑即被竄上來的Max Verstappen擠壞鼻翼,更換後掉到第18,但整場狂追猛趕,在比賽剩下兩圈時昇上第4,算是把傷口抑制到最小程度。摩納哥站名次是Ferrari 1-2、Mercedes 4-7,加拿大站則正好完全反過來:Mercedes 1-2、Ferrari 4-7,因此這兩站跑完之後兩隊的積分差距沒變,但Hamilton落後Vettel仍有12分,而Bottas領先Raikkonen已有20分。車隊積分方面,兩隊領先第3的Red Bull都已有一倍的程度,看來今年應該就是兩隊在競爭了。王以平

Ferrari不能讓Vettel放過能拿的每1分,即便這1分的代價是踩在隊友的顏面上──其實紅軍從Schumacher時代就是如此,如果你長期是紅迷,沒理由會支持到現在突然對他們的政策有異議。

新人Stroll出道以來惡評如潮,加拿大站在自己的祖國首度得分,或能增加他(和大家)的信心

Alonso再添未竟事業

今年的第101屆印地(Indy)500大賽應該是史上最多F1車迷關注的印地車賽,因為上次有F1冠軍轉戰印地系列已是23年前的事(Nigel Mansell),當年無論電視轉播或網際網路都遠遠不及今日普及;而這次,大家關注的是Fernando Alonso。

更有甚者,Alonso是這兩大賽事分道揚鑣半世紀以來首位以F1現役身分參加印地車賽的車手,為了這個機會,他不惜缺席同日舉行的F1摩納哥站。McLaren透過在印地同屬Honda陣營(目前印地的引擎供應商有Honda和Chevrolet)的Andretti車隊多提供一部賽車給Alonso,該車的登錄名稱為McLaren-Honda-Andretti,使McLaren成為名義上同一天在大西洋兩邊參加兩大賽事的車隊。

回到F1,Alonso繼續面對Honda引擎故障:加拿大站剩下四圈時,已在得分圈內的他還是白跑了。

然而,Alonso就算飛去大西洋對岸,似乎也無法擺脫引擎故障的宿命?印地練習賽最終回合,Alonso的工程師發現引擎遙測數據有問題,為求保險,Andretti一口氣將旗下六部賽車的引擎都換了,總算平安趕上排位賽。記者會上被問到來印地也遇上更換引擎的狀況時是否感到緊張,Alonso說:「我已經很習慣在賽前更換引擎了,因此不緊張。」而同屬Andretti車隊、去年由F1轉戰首季即以新人之姿拿下印地500冠軍的Alexander Rossi竟調侃他:「換引擎是你的專長。」

雖然Alonso在印地是新人,但在賽車界可不是,豐富的經驗也強化了他的學習能力,他在首度參賽的印地500拿下排位賽第5名,由於印地賽車之間幾乎沒有性能差距(賽會甚至會限制不同車廠之間的引擎馬力誤差),完全是人人有機會,要Alonso以新人之姿拿下冠軍也並非不可能。

飛越大西洋、來到印地500大賽,Alonso仍然無法擺脫引擎故障的「日常」。

儘管決賽一起跑就損失了位置,但Alonso於序盤又一度昇上領先,在200圈的比賽中總共領先了27圈,但在剩下21圈時,正跑在第7的他又遇上引擎故障而退賽(真的......也很習慣了),結局在33部車中名列第24,但仍拿下最佳新人獎。同屬Andretti車隊的前F1車手佐藤琢磨在終盤逆轉、拿下冠軍,成為首位稱霸這項美洲最大規模賽車的亞洲人。

悲情的Alonso就是在F1已經被引擎問題搞到抓狂才來印地轉換心情,結果遭遇的仍然是同一命運,但在印地可沒法罵Honda引擎爛,畢竟Honda在印地的戰績很強勢,本屆印地500不但達成連霸,且在前十名中也佔了六名,只能說Alonso的運氣實在太差了......

參賽了八年,佐藤成為首位稱霸印地500的亞洲人(注意身後幾乎與他同高的獎盃)。

在賽後的晚宴上,Alonso表示這次來印地交到了許多好友,而退賽的成績也讓這項賽事成為他最新的未竟事業,他說未來還會再來比賽、甚至不排除全職參加印地車系列賽。至於比賽的心得,Alonso表示頻繁出現的黃旗(本屆全場共11次)打亂了他的步調(事實上他在每次黃旗之後都會損失順位),但這就是橢圓賽事的特徵之一,由於賽道完全沒有緩衝區,且全程車速皆超過300km/h,因此只要有事故就一定是全場黃旗緩行,若他有志於此,這點一定要克服。

之前Lewis Hamilton得知Alonso在印地500的排位成績時曾說:「Fernando首次參加就拿了第5,這對印地車賽來說意味著什麼?反觀其他跑了多年的老手,這很有意思。」這段話在賽後晚宴上引起印地車手眾怒,其中Tony Kanaan的回應最辛辣:「那傢伙去年在只有兩部車競爭的錦標賽中拿到第2,我想他沒啥好嘴的。」

未來F1曝光!?R.S. 2027 Vision

在中國展開的上海車展當中,雷諾汽車展出了最新的概念車「R.S. 2027 Vision

」,這輛車可不是一般的超跑,而是雷諾針對10年後F1賽車所大膽預測的F1概念車,大幅進化的的外型更有別於現行車款。

動力部分採用V型6汽缸的汽油渦輪增壓引擎,搭配「KERS」的油電混合系統,在前後各一個的組合下,可提供2017年F1車型對應的120kW,4倍以上的500 kW動力表現,另R.S. 2027 Vision已經可擁有1360hp的最大動力表現。

 

燃料搭載容量則也由現行的105kg縮小到60kg,雷諾大膽推測,未來F1會為了可看性大幅縮短總走行距離會變得更短,因此能源的搭載也就無需過多。

為了應付1360hp的可怕動力,除了車體結構的強化及下壓力的營造外,就連安全帽也追加了油壓支架,及與座以固定扣設計,預防撞擊時的脖子可能的損傷。

 

駕駛座艙被一個類似蜂巢狀的物體給包覆,這是當然也是碳纖維所製成,最大的優點就是在於蜂巢狀可以分散撞擊力道,提高駕駛生存機率。

 

Ferrari 法拉利博物館擴建迎賓

Ferrari法拉利馬拉內羅博物館全新展廳日前已正式開幕,於此同時精心策劃的“Under the Skin”及“Infinite Red”兩大主題展也同步揭幕,為了這別具意義的時刻,法拉利首席執行長暨董事長塞爾吉奧•瑪律喬內 (Sergio Marchionne) 先生、法拉利董事會副主席皮耶羅•法拉利 (Piero Ferrari) 先生、倫敦設計博物館館長迪耶•薩德奇 (Deyan Sudjic) 先生及馬拉內羅市長馬西米力亞諾•莫里尼 (Massimiliano Morini) 先生均親自出席開幕儀式。
2016年,法拉利兩大博物館參觀總人數突破478,000,創下新紀錄,其中,約344,000人參觀了位於馬拉內羅 (Maranello) 的法拉利博物館。為滿足全世界旅客龐大的參觀需求,法拉利馬拉內羅博物館決定趁著本次擴建,一舉將展廳面積擴大600多平方公尺,擴建後的總面積達4,100 平方公尺。而在本次擴建計劃中,法拉利特別為博物館打造一個全新側廳,透過宏偉且充滿現代感的玻璃幕與原有建築結構相連,為訪客帶來全新感受,不僅如此,博物館還新建一個面積約為300平方公尺的多功能展演廳,其可容納多達250人,可用於舉辦各種活動、會議或是培訓課程,當然對於博物館訪客最重要的休息區,以及法拉利精品店也有了煥然一新的全新規劃。
 
除了博物館擴建後的盛大開幕,法拉利博物館也趁這特別的機會正式公開兩大特別主題展覽:“Under the Skin”和“Infinite Red”,與躍馬品牌誕生70周年共襄盛舉。其中“Under the Skin”主要架構於法拉利創始人Enzo Ferrari的傳奇故事,以及法拉利品牌不斷發展演進的創新歷程;而“Infinite Red”則以多款法拉利經典作品為主軸,帶領來自全球的訪客回顧躍馬品牌的榮耀。
“Under the Skin” 主題展
法拉利與倫敦設計博物館連袂打造的“Under the Skin”主題特展,以法拉利史上第一款車型125 S來揭開序幕,展區內更透過法拉利旗下一系列頂級超跑的展示和介紹,完美詮釋品牌獨到理念及精湛工藝的發展。而公開展出的引擎及躍馬品牌歷史檔案中的工程設計圖,則是向訪客揭示各時代法拉利車款的設計精髓,讓參展者能夠過這珍貴的文件深入瞭解法拉利背後所蘊含的卓越設計和美學。此外,包含設計模型及“風速長廊”展示品牌多年來在設計風格及技術應用的持續演進,並印證Enzo Ferrari在科技創新領域的前瞻地位。至於此次展覽提供的參展指南與博物館參觀指南則是相輔相成,讓參展者輕鬆可以了解法拉利70年來的發展大事記、經典代表作品以及譽滿全球的競賽精神。而自11月起,“Under the Skin”主題展將移至倫敦設計博物館。
 
“Infinite Red”主題展
“Infinite Red”主題展則是專為慶祝躍馬品牌誕生70周年而策劃,特別展出旗下知名的賽道與超跑作品,其中F1賽車展區每款車型都曾在賽場上贏得勝利,例如:讓義大利車手Alberto Ascari為法拉利車隊贏得首座F1車手世界冠軍的500 F2(1952年);曾在2004年為車隊奪得15個分站冠軍,同時也時讓傳奇車手Michael Schumacher斬獲職業生涯最後一個世界冠軍頭銜的F2004,也因為F2004的偉大戰積而讓其與戰績同樣顯赫的F2002賽車共同載入車隊史冊。此外,曾帶領法拉利車隊贏得世界車隊冠軍頭銜的F2008賽車也一同展出。
 
GT車型展區部分,參觀者可盡情欣賞20世紀50年代後半期稱霸各項賽事的法拉利250系列車型,包括250 GT Berlinetta "Tdf"。由250車型演變而來的250 GT Berlinetta SWB以及收藏家情有獨鍾的250 GTO車型等絕世經典也都在參展陣容當中,緊接著步入現代車展區,多款限量版特別系列車型躍然眼前,其中包含F50、Enzo、2013年發表的LaFerrari以及基於LaFerrari打造、專為賽道而生的FXX K車型。
法拉利馬拉內羅博物館“Under the Skin”主題展將持續到2017年11月,“Infinite Red”主題展則將持續到2017年底。博物館營業時間為9:30-19:00(11月到次年3月的營業時間為9:3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