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專題] 決賽最快單圈加1分 !!

▲Bottas成為F1睽違60年後第一位獲得決賽全場最快單圈獎勵積分者。

在今年F1開幕站前不到十天,於瑞士日內瓦舉行的FIA世界賽車委員會上提出了一項新的制度、並在F1策略小組會議上通過:決賽拿下全場最快單圈的車手可以額外獲得1分!F1曾於1950~1959年有過這項制度,距今正好整整60年。

但這回的得分資格有所限制:決賽全場最快單圈車手必須也是前10名完賽者,才能獲得這額外獎勵的1分,之所以有這條限制,是為了防止中下游車隊在比賽得分無望之餘,於終盤進站換軟胎、就為搶下這1分(這方面我倒覺得FIA很小氣),就算是上游車隊,也要求在得分圈內完賽、才能爭取這1分,畢竟在終盤為了跑最快單圈,也有可能因此失控打滑、名次狂掉,甚至可能因此撞車退賽。

車隊對於這項制度並不反對,因為這樣能有更多的策略操作,有時爭冠結果可能也只差幾分(假如每場皆由同一位車手拿下,全年也能有21分──加起來可是僅次於一場優勝的得分──儘管這個機率很低),因此爭冠車隊可能利用他們的客戶車隊或子隊(例如Mercedes的Racing Point和Williams、或是Ferrari的Haas和Alfa Romeo、以及Red Bull的Toro Rosso,至於Renault尚不是爭冠熱門、也很難命令McLaren)去拿下這1分,以免落入爭冠對手之手。

但這在實際操作上很困難:依照現今F1上游車隊的優勢,中下游車隊就算在終盤換上軟胎,要跑出比爭冠車隊更快的圈速也是極其困難,若正跑在前10名內就更不可行──除非後車的差距超過一次休停的時間,否則得不償失──理論上是這麼說,但賽季到了終盤,假如爭冠車手或車隊之間的積分差距極近,屆時就難保不會出現這樣的操作,當然也要看廠隊或母隊的影響力了。

實際在開幕站印證:Mercedes的Valterri Bottas從開場就屢屢刷出最快單圈、直到終盤仍未減弱,儘管當時Red Bull的Max Verstappen在倒數第四圈也一度刷出,但最後得主還是在倒數第二圈確定跑出全場最快單圈的Bottas。Ferrari的Charles Leclerc在終盤距離後車超過半分鐘,理論上可以多休停一次來執行這項任務而仍能確保順位不失,但其中存在風險:進站換胎失誤、出站遇上車陣、速度仍然不足……都可能是讓任務破功的因素,所以紅軍還是作罷了。

實戰證明這項操作遠遠沒有事前想的那麼簡單,車隊也會患得患失,結果就是Bottas成為此新制度施行後的首位受惠者,其實他去年就以七次的數字拿下賽季最多場最快單圈獎,因此今年還有可能成為此新制度下的最大受惠者。

[F1專題] 「敬啟者:去你的!」 Bottas一吐去年悶氣 !!

整個2018年賽季,Bottas先盛後衰:季初因為運氣讓他丟失應得的勝場之後,士氣就一路低迷,然後淪為隊友的「僚機」,開著冠軍賽車卻過了無勝的一年……
 
在2019年的第一場比賽,Valterri Bottas就跑出了他個人F1生涯至今最佳的一場表現:起跑超過衛冕(我不說爭冠,因為才開季還不明朗)隊友Lewis Hamilton之後就絕塵而去,不但屢屢跑出最快單圈,終場率先通過終點時領先幅度超過20秒!謝幕圈時,他的比賽工程師Riccardo Musconi透過無線電予以祝賀,Bottas就回了本期標題這句話,所以儘管有不雅言詞卻仍被我斗膽用來當標題,因為這句話就是他將去年的悶氣幾乎全部一吐為快。


今年F1有三名新車手、三名回鍋車手,本站第6~10名皆屬不同車隊,預示中游集團競爭激烈。


本站出道新人表現最佳的是McLaren的Norris:排位賽第8、決賽第12。
 
銀箭大獲全勝
 
一吐為快?這句話是一時興起嗎?Bottas解釋:「老實說,我沒有想太多、也並非事前計畫好,就這麼爆出了這句話。」從去年下半季到今年開季前,愈來愈多人質疑Bottas是否還能坐穩Mercedes這個位置,太多人唱衰他,對於這些人,他表示用這句話是「只想致上我最佳的問候」。去年第四站亞塞拜然,Bottas在比賽末尾領先時突然爆胎退賽,否則他將比Hamilton更早獲得當年的勝場、也領先積分榜,而今年他在開幕站終於確實做到了。


從一起跑就超越隊友獲得領先開始,或許Bottas心中就在醞釀該如何表達感言,然後就出了本篇標題那句話。
 
 
Hamilton已經連續六年在開幕站取得竿位,但只有一次將其轉化為勝場,今年或許他又犯了起跑分神的老毛病?但終場落後隊友超過20秒完賽,這種差距可以接受嗎?Mercedes給出了原因:賽後發現Hamilton賽車左後輪前方部位底盤有破損(他下車時也有去看那個位置)、而且掉了一小片,嚴重影響車尾分流器的下壓力效率,致使他快不起來──但「快不起來」還仍然壓制住Max Verstappen在終盤的攻擊、更領先Sebastien Vettel超過半分鐘!這口袋究竟有多深?
 
Ferrari落後對手超過半分鐘、甚至落後優勝者大約1分鐘,這個表現是離譜了,但該隊也發生自己的問題:新領隊Mattia Binotto表示本站他們賽車的輪胎和平衡調校不到位──Mercedes領隊Toto Wolff的推測也是如此──致使沒法找到最佳「甜蜜點」,甚至休停後使用硬胎的Charles Leclerc竟然還追貼使用中胎的Vettel,可見Ferrari對於輪胎抓地力的判斷根本無所適從,而且Vettel賽車的熱能回收器有問題,使得排氣溫度過高、無法全力催谷。
 
 
紅軍內部矛盾
 
但當Vettel在賽中以無線電詢問車隊為何車子跑不快時,工程師的回覆竟然是「不知道」!我寧願相信是車隊不想在公開的通訊中透露太多,否則Ferrari的問題真的大了。而終盤當Leclerc追貼Vettel時曾詢問車隊能否超車,得到的答案是「不行,而且不要跟太近」,確實,在第4和第5位之間交換,對於車隊並無意義,但更大的意義是如果Leclerc在為Ferrari出賽的第一場就在隊友前方完賽,恐怕引發Vettel信心崩盤,這才是車隊如此回答的真正用意。
 
Leclerc在為Ferrari出賽的第一場就以第5名刷新個人完賽名次的新高(去年亞塞拜然站第6),但若從Sauber轉到Ferrari卻只有這樣的進展,顯然無法滿意,更別說Ferrari完賽卻都與頒獎台無緣了!「幫兇」Verstappen不但排位賽名次插在兩部Ferrari之間,決賽更在直線道末尾生吃Vettel,對此最高興的不是Red Bull、而是該隊今年新的動力合作者Honda!該廠自2015年復出F1以來終於站上了頒獎台,而上一次拿下此成績已經要追溯至2008年!
 

Ferrari一如既往、保障頭號車手優先,否則Vettel恐怕在開幕站就輸給新隊友Leclerc。
 
相較於冬測的成績,開幕站確實令有些人跌破眼鏡:Mercedes壓倒性的優勢、Ferrari的不振、還有Honda的復興(除了一個頒獎台之外,同陣營其他三部車也全部完賽),但有鑑於近年來大家真正決勝負的是季中昇級成效,使得開幕站的指標性愈來愈低,因此還要多看幾站才有眉目:去年Ferrari開季二連勝、Mercedes則是到第四站才拿下賽季首勝,結果冠軍所屬完全異於開季局勢,這些都還記憶猶新──起碼本期出書後的第二站巴林才是賽季第一場正規賽道。


完全沒有Ferrari車手的頒獎台,儘管只是開幕站,但仍然對紅軍是很大的警訊。


開幕站就有社長到場督軍、還取得頒獎台戰績,對於Honda賽車總監山本雅史真是既有面子又有裡子。


Williams以落後領先者兩圈的成績完賽,復出的Kubica甚至比新人隊友還落後一圈。



【歪批F1】
 整個冬季測試Mercedes的圈速都在中游水準,只於最後一天拿下第2,當時Lewis Hamilton還說「我們差Ferrari約0.5秒」,但只要不是第一年看F1的,應該都記得Mercedes在冬測往往會隱藏實力,所以,會以為Ferrari今年情勢大好的,應該都忘了該隊故主席Sergio Marchionne曾經說過「我再也不相信冬測數據」。
然後再看看開幕站從練習賽到決賽,Mercedes一路甩開Ferrari,Sebastien Vettel平均每圈慢Valterri Bottas約1秒,難道你相信Mercedes在半個月內就進步1.5秒?只能說該隊繼續蟬聯「影帝」囉!Hamilton之前說還差對手半秒,但他藏在口袋裡還能掏出來的可遠遠不只半秒啊!
 
 

[F1專題] F1比賽總監猝逝 !!

▲擔任F1比賽總監長達21年的Whiting,在今年開幕站猝逝。

2019年F1才剛開季就發生不幸的消息:開幕站澳洲大獎賽的週四,人在比賽地點墨爾本的比賽總監Charlie Whiting因為肺部血管栓塞而過世,享年66歲。他的猝逝引發了圈內人士的悼念,例如Sebastien Vettel就說:「週三我還在賽道上和他一起走過幾個彎道,很難接受他已經離開人世的消息。」

Whiting於1977年在Hesketh車隊進入F1,移籍Brabham車隊擔任首席技師之後揚名立萬,於1981及1983年造就Nelson Piquet的兩屆車手冠軍;當F1前商業主席Bernie Ecclestone於1988年收購該隊後,推薦他成為FIA技術委員,1997年就任F1比賽總監,職務除了擔任F1比賽裁判長(還負責按下起跑燈號)之外,更包括比賽期間的賽車和賽道安全、以及各項流程與技術事務。

在他的負責下,F1陸續導入許多車身安全方面的防護與強化(畢竟FIA在乎安全更勝於速度),包括去年啟用的車艙防護系統Halo,在上個賽季中已經證明確實發揮對車手頭部的防護效果,比利時站的Charles Leclerc和阿布達比站的Nico Hulkenberg皆為受惠者。

Whiting猝逝後,隔天FIA臨時任命澳洲V8超級房車賽總監Michael Masi代理澳洲站的F1比賽總監之職,他是澳洲賽車協會成員、也是FIA比賽委員,曾經擔任去年F1中國站裁判委員以及今年FE(電動方程式)香港站比賽總監。Haas領隊Gunther Steiner在賽前呼籲:「有鑑於此突發狀況,本週末儘量減少FIA不必要的麻煩,全力支持FIA的各項決議、並給予協助。」

澳洲站比賽週末,在賽前舉辦了集體追思儀式、車手賽車服左臂綁上黑布,每部賽車都貼上「Thank You Charlie」字樣,賽場的FIA旗幟還降半旗,以示對他的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