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壇甄嬛傳 是誰扳倒Carlos Ghosn?

(設計對白)Nissan對我的指控都不是真的!

若拍成電影可能要比「賽道狂人」(Ford v Ferrari)還要懸疑好看!前Renault-Nissan-Mitsubishi Alliance創辦人兼Nissan董事長Carlos Ghosn,從昔日車廠救世主論落成為逃犯,還牽涉到背後日、法二國政府背後角力,這驚動全球的故事目前不但還沒結束,堪稱比羅生門還要羅生門的全案,最近還有出人意表的進展,這項扳倒Carlos Ghosn的計畫主導者,除了已經辭職下台的前日產社長西川廣人(Hiroto Saikawa),背後的影武者與靈魂人物,也是與其合作的真正始作俑者也浮出檯面。整起事件發展到目前為止,要說是「車壇甄嬛傳」一點也不為過。


Carlos Ghosn除了當年挽救Nissan有功,同時也試圖促成與Daimler之間的合作,右為已經退休的Daimler/M-Benz前總裁Dieter Zetsche。


Renault-Nissan-Alliance成立初期,史上首見日法雙方企業結合,還一度傳為佳話,此情此景都已經是歷史。


扳倒Carlos Ghosn的真正主角—Hari Nada目前已經是Nissan資深副總裁。


Nissan新總部成立紀念照,左一為西川廣人,左二當然就是Carlos Ghosn,原來雙方對於RAMA協議內容早有意見不同。
 
東京地院首度開庭
 
光是情節就相當精采的這個故事,9月15日首度於東京地方法院開庭,該庭主要針對Carlos Ghosn「涉嫌高薪低報」的指控,但是出庭的前Nissan董事Greg Kelly,除了被指控是Carlos Ghosn的共犯,涉嫌在2018年3月止共有8年,在有價證券報告上短記了Carlos Ghosn的薪水,同時與Nissan公司一起涉嫌觸犯日本金融商品交易法。Greg Kelly在庭上表示Carlos Ghosn是傑出的經理人,不但全力守護Nissan自動車經營的獨立,而與Greg Kelly商討薪籌問題都有先與Nissan的律師討論,且也充分告知Carlos Ghoan相關行為是否合法。
 
在開庭過程中,Greg Kelly否認檢察官起訴內容,更主張自己完全無罪,有趣的是Nissan自動車則對於檢方起訴內容坦承不諱(且被處以達24億日圓的罰款),該罪名成立的話,Greg Kelly或將面臨十年監禁。
 
除了這次開庭起訴的罪名外,Carlos Ghosn更被檢方起訴包括特別背信罪與濫用公款等等罪名,但因為日本與Carlos Ghosn目前所藏匿的黎巴嫩之間沒有引渡條約,所以日本政府目前還在全力斡旋爭取引渡被告受審。
 
關於日方檢察官起訴的具體事項則包括:
 
1.Carlos Ghosn與Greg Kelly合謀在2010~2014財政年度共5年間,將總計
99億9800萬日圓的薪酬,謊報且記載為48億8700日圓,被告在包括東京、巴黎、貝魯特、里約熱內盧、阿姆斯特丹、紐約等地擁有的高級住宅,都沒有計入報酬。
 
2.自2002年起,Nissan與Carlos Ghosn住在里約熱內盧的姐姐簽約聘任為顧問,但卻未從事顧問業務,Nissan卻需每年支付達10萬美元的顧問費給她。
 
3.2015~2017財政年度共3年間,被告仍有約30億日圓未記載。
 
真正影武者是昔日同事
 
但對於「突襲」Carlos Ghosn,真正背後的主導者最近才浮出水面,其身分就是在1990年開始任職於Nissan,且被堪稱是Carlos Ghosn得力助手的Greg Kelly所注意與重用的Hemant Kumar Nadanasabapathy(Hari Nada),這位出生於馬來西亞的高階主管,於2014年1月獲得Greg Kelly賞識進入Nissan執行長辦公室,而且也接手原本Greg Kelly手頭上繁重的工作內容,包括法務、安全等事務,也間接成為Carlos Ghosn的秘書與助手,而且在案件爆發之後,西川廣人正式接任執行長職務後,也直接成為他的助手。
 
在Nissan擔任要職且成為Carlos Ghosn身邊主要的助手後,Hari Nada從2018年就知道Carlos Ghosn想要進一步整合Renault與Nissan,讓原有的聯盟關係進一步升級,同時還企圖染指FCA(Fiat-Chrysler Automobiles,目前已經正式與PSA合併為Stellantis),最終目標則是希望讓合併成形,成為超越Toyota與Volkswagen的全球最大汽車巨頭,但當時Carlos Ghosn對於西川廣人表現不甚滿意,遂與Greg Kelly商討如何換掉西川廣人,以Jose Munoz(2019年1月已經離職,且真除Hyundai北美執行長、全球營運長)取而代之。


西川廣人在接下Carlos Ghosn職務後,也於2019年正式辭去Nissan總裁一職。


西川廣人在職期間,仍歷經包括聯盟與品牌內部不小的壓力。


這位就是Carlos Ghosn原本因為與西川廣人意見不和,計畫取代其職的Jose Munoz,最後在Nissan的職務是北美總裁。 

利用矛盾之處一步一步來
 
Hari Nada發現了當時Renault-Nissan-Mitsubishi Alliance架構下,Renault與Nissan之間的RAMA協議中,Renault持有Nissan自動車43%股權且有投票權,但Nissan持有Renault僅15%卻無投票權,在Carlos Ghosn成功挽救Nissan之後,Nissan自動車產銷數量與規模再度超越Renault,雙方更不斷出現摩擦,包括認為聯盟毫不尊重日本企業傳統等等,也顯示Nissan對Renault相當不滿,包括Jose Munoz與西川廣人之間嚴重的意見分歧。
 
當時,Hari Nada傾向支持西川廣人,且於2018年起雇傭了Wavestone這家法國網路安全公司,以測試與評估Nissan企業網路安全的名義,獲得可到訪Carlos Ghosn公司電子信箱的權限,但有趣的是這項網路安全測試完成前,連西川廣人與其他Nissan自動車高階主管都完全未知,直到Nissan技術部門偶然發現這次網路入侵的問題。
 
Hari Nada主導的網路入侵測試計畫持續了近半年(2018年3~8月),當Hari Nada發現事有蹊蹺時,就開始與東京檢方進行合作且共享資訊,Nissan自動車的律師與東京都檢察廳也藉此管道取得包括Carlos Ghosn薪酬資料等,這也是後來Carlos Ghosn首度被起訴的罪名—「涉嫌高薪低報」的來源,當然他也開始收集其他可能不法的證據,更驚人的是東京檢方發佈的檢控文件,規模更達到堪稱罕見的10億頁。
 
在2018年Carlos Ghosn被捕時,Hari Nada還與西川廣人同一戰線,呼籲終止Renault、Nissan之間的RAMA協議,且應該恢復Nissan購買Renault持股,甚至接管經營不善、虧損連連的Renault。


內田誠出席Nissan 2020上半年財務結算報告會議,當時已經預見連續二年的財務虧損。


內田誠正式接下Nissan總裁兼執行長一職,同時也換上全新品牌識別系統,還有全新戰略平台打造的量產純電運動休旅車Ariya,任重道遠絕非常人所能想像。


Jose Munoz去年辭去Nissan北美總裁之後,接下的職務就是Hyundai北美總裁。


目前Jose Munoz已經正式擔任Hyundai全球營運長一職,也算是暫時遠離昔日老闆Carlos Ghosn的是非圈。​
 
相關人物現身 對Nissan猶如雪上加霜
 
另外,在2018年涉嫌協助Carlos Ghosn藏匿且逃離日本前往黎巴嫩的美國父子檔(59歲的Mike Taylor與27歲的Peter Taylor),則已經在5月下旬正式被捕,且面臨日本政府提出的引渡請求,調查顯示Carlos Ghosn向這對父子支付了130萬美元以協助其逃亡,而美國聯邦檢方則掌握了今年1~5月Carlos Ghosn之子Anthony Ghosn向Taylor父子匯款的證據,其中包括86.25萬美元與50萬美元的虛擬貨幣。
 
今年2月,Nissan自動車則向Carlos Ghosn提出民事訴訟,要求對多年來不當行為與詐欺,求償一百億日圓,其中包括使用海外住宅欠租、私自使用公司飛機,且利用公款支付Carlos Ghosn與其姊在黎巴嫩的律師費,而且針對Carlos Ghosn在黎巴嫩隔海放話指稱Nissan毫無根據地毀謗,也提出反告訴。
 
至於當初取代Carlos Ghosn職務的西川廣人,後來也於2019年9月16日因為業績不振與薪酬醜聞主動辭職,後者主要是因為他也從Nissan的股票升值權( SAR-Stock Appreciation Rights)得到的報酬中,領取不正當增加額度的款項,後來於去年10月由原執行董事兼中國東風汽車總裁的內田誠(Makoto Uchida)正式接任Nissan總裁兼執行長。
 
今年初更傳出訊息,早在Carlos Ghosn成功逃逸前幾個月,其女甚至已經向友人預告Carlos Ghosn將重獲自由,但Carlos Ghosn則已經對外聲明,逃亡計畫都是自己準備,與家人無關。
 
另外在Nissan這頭,其實自Carlos Ghosn被抓後狀況也不佳,早在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前,2019年七月份Nissan就宣布將裁員1.25萬人,而且在去年聖誕節股價更一瀉千里跌到歷史低點,在疫情肆虐下,光是今年4~6月份就虧損達2856億日圓,且根據最新財報顯示,2020財政年度(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將創下2000年以來首度連續二年出現赤字的紀錄,而且也陸續關閉在印尼與西班牙境內的工廠。就如同我們之前報導過的,在今年5月公布的聯盟最新戰略計畫中,接下來Nissan將集中火力經營日本、中國、美國等三大市場,更將大量刪減獲利表現不佳的產品線,以求生存。
 
至於Hari Nada,根據Nissan去年10月發佈的人事命令,目前擔任Nissan自動車資深副總裁一職。這齣車壇甄嬛傳還要怎麼發展,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明以


此情此景再度成為歷史,沒有Carlos Ghosn的聯盟三大品牌巨頭合照,右二的西川廣人已經辭去Nissan執行長,右一的益子修,則在6月正式辭去三菱自動車總裁兼執行長後20天旋即離世。


Renault-Nissan-Mitsubishi Alliance聯盟官網可以看出旗下共有10大品牌,歷經巨變又遇上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能夠存續才是王道。


歷史畫面:當年Nissan正式持股MMC(三菱自動車)的簽約儀式,左邊的Carlos Ghosn被告又逃亡,右邊這位(益子修)已經離世。
 

相關文章

這台K12 March簡直就是藝術品 熱血車主的改造魂

將在自家的車庫製作的改裝車帶到聚會活動或是賽道,對於打造者來說可是能獲得充分的滿足,這是對於車輛究極的喜好吧!?這種奢華的遊戲方式,確實讓吉田先生感到相當快樂,而這份愉悅僅屬於他一個人,因為這是他的世界。福島縣IWAKI

英倫潮旅 震撼上市! Nissan Juke

裕隆日產汽車於11/19正式發表第二代大改款的跨界潮旅Nissan Juke,並分為三個車型編成:英倫版/駕趣版/駕趣享樂版,正式售價則為86.9/ 94.9/ 98.9萬元。

看好商旅市場潛力 和泰一統滑門市場?

或許近年來因為SUV最夯,大家早已經忘記了,其實規模不算大的台灣汽車市場,可還有一種品項,絕對存在著成長潛力,而且就我國車身形式分類來說,還橫跨了包括廂式貨車、客貨車、小型客車、特種車,而且更恐怖的是,根據統計結果

Elon Musk:「你一定買得起!」 特斯拉放話做小車

今年9月23日,因為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特斯拉電池日 (Tesla Battery Day—2020 Annual Meeting of Stockholders and Battery Day)首度比照蚊子電影院的方式在戶外舉行

背負著東瀛戰神榮耀的BNR32 持續進化的築波式樣怪物

以築波賽道單圈紀錄為中心,激烈的無限制改裝戰爭早已掀起了一番熱潮,這也造艦了改裝技術的更上一層,氣動換檔/電子循跡等等系統,在過去的改裝車上怎麼可能會看到,而最速的紀錄也不在是知名廠家而寫下,素人們正以不可思議的秒數

D1 GP史上最強EBISU超強猛獸S15 橫跨兩個賽季的四連勝

2020年8月22日到23日連續兩天,在福島縣EBISU舉辦的D1 GP賽事第2&3站賽事,嚴苛的夏季炎熱氣候,加上連續兩天的兩站的賽事對於車手及車輛來說都是一個相當嚴格的考驗。

全新跨界小休旅將在台發表! Nissan Juke

第二代大改款Nissan Juke延續上一代短小精幹的車身尺碼、高聳的輪拱與類雙門轎跑的車型特色,車頭維持分離的日行燈、頭燈、霧燈三層式特殊外型,燈具組改採LED光源,並保有高辨識度的V-Motion水箱護罩,與上一代有菱有角的造型相比

好男人更強大了 全新大改款 Nissan Sentra

猶記得在1995年時期,當時國產第二代Sentra以一句「新好男人」的廣告詞,強調體貼女性以及愛家的新男人典範訴求,而成功地打動小家庭消費群的芳心而紅極一時。而之後Sentra CE、HV、180、M1以及Bluebird Sylphy等車型一代接著一代

NISSAN LEAF for Change創意廣告金賞揭曉 裕隆日產汽車創新風雲賞 連續15年培育汽車產業人才

裕隆日產汽車對培育汽車產業人才向來不遺餘力,連續舉辦15年、「2019-2020裕隆日產汽車創新風雲賞」於9/23舉行決選暨頒獎典禮。本屆競賽以「NISSAN LEAF for Change」為主題,號召全國各大院校學生透過手機拍攝LEAF創意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