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登入


  • 廣告版位

    網頁測邊

一切再從頭爭冠積分幾乎追平

一切再從頭爭冠積分幾乎追平

英國站結束後,今年F1上半季也結束了,Hamilton追到與Vettel只差1分,對他倆來說,下半季的開始就跟整個賽季開始時差不多,但不同的是他們對彼此的相對戰力大致有了底,因此更有準備來應付下半季。

歷經亞塞拜然站和奧地利站都沒上頒獎台──本季目前最長的間隔──Lewis Hamilton在英國站複製了三場前在加拿大站的完全勝利:從竿位出發到比賽獲勝,過程中每一圈都領先(包括休停);加拿大站到亞塞拜然站則是Sebastien Vettel本季目前沒上頒獎台的最長間隔(與Hamilton同為兩場),而他被對手追到剩下1分的關鍵是最近四場只上過一次頒獎台、且沒有勝績,這個間隔就比對手大了,因此Vettel亟需找回的是他在季初六站三場優勝、三場第2的勢頭。

亞塞拜然站Ricciardo意外獲勝以及Stroll意外上台(也是Williams今年首度上台),讓後者免不了這次鞋飲。

Hamilton一度遭冤枉
cn320-36-F1_1.jpg

上半季Hamilton看起來居於不利,但以同樣跑完十站的積分來看,他比去年此時還高了9分,而且同樣只輸對手1分,只不過今年的對手不像去年是自己的隊友,足見Ferrari的戰力進步明顯──Vettel比去年此時高了79分──且更是紅軍暌違五年再次盤據車手積分榜首的成就。在如此糾纏的壓力下,只要有一次退賽就可能挖下難以彌補的損失,而Vettel和Hamilton正是本季至今唯二場場完賽、也是場場得分的車手。

亞塞拜然站Alonso為McLaren拿下今年首次的積分,或許也歸功於比賽曾經紅旗暫停、讓Honda引擎有中場喘息的機會?

面對暌違五年的領先車手積分榜、更可能是睽違十年的車手冠軍,Ferrari當然開始患得患失,最明顯就反映在Vettel比賽遭遇不順時的態度上:亞塞拜然站主觀認為Hamilton刻意煞車害他,如果他就吃了這個悶虧,或許這個事件還有得討論(儘管FIA判定Hamilton並無異常減速),但當場超上去碰撞對手的行為,就讓事件整個失焦──在以往,這種危險駕駛行為可以遭到黑旗失格、禁賽或是扣分的懲處,畢竟這是任何賽車最忌諱的事。

但Vettel犯後態度惡劣,即使先被罰停10秒,仍堅不承認自己危險駕駛──假如是超上去時不小心手滑而碰到,難道他要承認是自己開車技術差嗎?因此FIA主席Jean Todt表示不排除進一步處罰,然而結果卻跟去年墨西哥站Vettel透過無線電辱罵裁判長Charlie Whiting時一樣──道歉、寫悔過書、駕照扣點,就這樣了事,而這樁危險駕駛的處分包括承諾幫助教育年輕車手,這豈不是跟黑心食品集團願當食安志工無異?看來FIA對於爭冠當事者確實不敢下重手。

由於亞塞拜然站的撞車恩怨,奧地利站週四記者會FIA竟然在兩位事主之間安插毫無干係的Magnussen充當人肉隔板。

Bottas起跑神反應

再來是奧地利站檢舉Valterri Bottas起步偷跑,FIA透過數據澄清Bottas從紅燈全滅到越過起跑格線的間隔有0.2秒──非常快、甚至可說是超人反應──但只要大於零秒,在規則上就不能算是偷跑,Vettel彷彿認為對手只要起跑比他快就是偷跑?固然,FIA禁止車手用猜秒的方式預測燈滅時間(因此裁判長按燈滅的時間並非固定),但這所謂禁止其實沒有意義:只要在燈滅後才起跑,都沒有絕對證據能判定車手是用猜的,而若在燈滅前「失手」,反正就照偷跑的罰則來處分就好了。

但由於攝影畫面顯示Bottas的車輪確實在燈滅前就「動了」,因此必須進一步說明規則關於偷跑的定義:FIA有允許因車手調整離合器而在起跑前車輪即開始轉動的空間,而這個空間的定義也很簡單,每個起跑格線下都埋有感應器(位於格線稍微後面的那條黃線處),即便車子在燈滅前就動了,只要還沒輾過感應器,就不算偷跑。Vettel要求重新檢討起跑規則,那怎不檢討他自己在中國站起跑前超出格線左邊達到半部車距離的偷雞行為?

本季目前Bottas的兩次優勝都是壓著Vettel過終點,已肯定他遭遇強敵追擊時的抗壓性。

奧地利站是Bottas來到Mercedes後取得的第二勝,而這一勝是從竿位出發以至獲勝,證明他也能拿出壓倒性的比賽表現,也證明他在隊上輔助Hamilton爭冠的價值:當爭冠隊友遭遇不利時,他就要拿下最佳的成績(獲勝),以減低隊友的失分;而當隊友獲勝時,他仍要拿下最佳的成績(第2名),以壓縮對手的得分,這不只能幫到隊友、更能幫到整個車隊,Bottas發揮了他的可靠水準,也是Mercedes車隊積分逐漸拋離Ferrari的重要因素。

Ricciardo只要上頒獎台必鞋飲,但Bottas就不買帳、直接把整鞋的香檳給打翻。

Vettel再陷二打一

相較之下,Kimi Raikkonen就極少能做到這項要求,因此即便Mercedes雖然從Nico Rosberg換成Bottas,對Vettel如同2015年陷入「二打一」的局面仍然不變,Raikkonen不僅沒有擊敗或拖住Bottas的能力,他的積分甚至從亞塞拜然站後還掉到Daniel Ricciardo的後面、成為第5!如今沒有要求他在冠軍之爭中「亂入」,但起碼應該幫助隊友「攪局」、讓隊友更能輕鬆拿高分,以這樣「稱職的二號車手」標準來看,Bottas的表現比他好得多了。

Mercedes於英國站包辦今年第二度的1-2完賽,有效壓縮對手得分、也增加車隊積分領先優勢。

Bottas的表現有多好?上半季十站比賽有七次上頒獎台(與Vettel並列最高,甚至比Hamilton還多一次)、其中兩次獲勝,表現好到自己都已經在爭冠圈內!這樣難道不會對爭冠隊友造成威脅嗎?上期我已說過,Bottas來Mercedes才第一年,目前還沒有能力、甚至沒有必要對Hamilton造成威脅,他今年最好的預期是能威脅Vettel,這樣即可讓Hamilton居於安泰,從他兩次優勝都是壓著Vettel過終點來看,並非完全沒有可能,起碼他已經具備這樣的抗壓性。

從7月30日的第11站匈牙利開始,今年F1進入下半季,但匈牙利站後即進入為期四週的暑休,因此在實質意義上,8月27日的第12站比利時才真正是「下學期」的開始。依賽道布局來說,中低速的匈牙利站明顯有利於Ferrari,而高速的比利時站則明顯有利於Mercedes,我們就坐看這個下半季會以何種局面開始吧!王以平

每個起跑格線下都埋有感應器(位於格線稍微後面的那條黃線處),即便車子在燈滅前就動了,只要還沒輾過感應器,就不算偷跑。

Force India繼續雙雙得分的榮景,英國站更是Ocon在此前提下首度名次優於Perez。

Renault的戰力小有起色,但Hulkenberg仍是全隊唯一得分來源。

 

進入拉鋸戰紅銀兩軍糾纏積分榜

最近三站每次賽後Ferrari和Mercedes的積分排名都會互換,而兩隊在摩納哥和加拿大的名次正好顛倒,亦即一來一往又把差距打平,這樣的拉鋸戰,使得雙方的鬥志更高了。

鬥志高的另一個面向就是壓力也大,比賽策略的彈性就小了:為了讓主力車手的積分最大化,策略制訂要以他為重心,同時二號車手的策略則要緊盯著對方的二號,總之不能讓自己的主力車手陷入被對手二打一的困境,因此預測休停出來之後的位置,就成為更重要的課題。過去三年連霸的Mercedes今年面對Ferrari的強大壓力,基本上還說要維持自家車手公平競爭都是假的,Valterri Bottas勢必得援護Lewis Hamilton。

幸好Bottas也並不抗拒這麼做,今年只要總成績能在季軍以上,就能強化他明年留任的籌碼,當然不是瞧不起他、認為他一定不如Nico Rosberg,但今年Ferrari的Sebastien Vettel實在太難對付了──連Hamilton都佔不到便宜──因此只要能把對方的二號車手Kimi Raikkonen給絆住、為自己的車隊錦標增加優勢,就已經是稱職的表現了,犯不著今年就展現爭冠的雄心(當然還需實力配合),依現在的情勢,如果讓Hamilton不爽,對他自己絕對沒好處。

摩納哥站要說Raikkonen是被搓掉的也行,但也是他本身給了車隊搓掉的機會:Vettel休停前的連續快圈,為自己奠定勝基。

紅軍完全勝利的矛盾

前面短短兩段已經把今年紅銀兩隊四名車手彼此間的相對定位講完了,接下來就看他們個別如何做好符合自己定位的工作。Raikkonen心裡知道自己是這四人裡面最不被看好的一個,雖然他不怎麼在乎,但並不表示他就存心放爛:摩納哥站,他一鳴驚人地拿下個人F1生涯第17次、而且是自2008年法國站以來的再一次竿位!Ferrari則是今年第二度包辦頭排起跑,Mercedes卻是Bottas第3、Hamilton第13!也就是後者才Q2就被刷掉了!

Mercedes W08是今年各隊之中軸距最長的賽車,長軸距最感到棘手的就是彎多路狹的賽道,而蒙地卡羅街道可謂其中之最,但其實各隊的軸距差距極小,這一點點差距就能造成這麼大影響,要說F1賽車實在是太敏感了嗎?不對啊!Bottas的第3不就還不錯嗎?那Hamilton的第13是怎麼回事?車隊表示是始終搞不定車子的調校,在Q2最後挑戰時又遇到紅旗;但他的問題彷彿鬼遮眼一般,儘管徹夜趕工除錯,卻到決賽跑完了也沒有解決。

Button代打Alonso出賽摩納哥站,排位賽締造McLaren今年首次進入Q3的成就;但由於更換引擎而被罰退15位,決賽則撞車退出......

決賽前半場Raikkonen和Vettel維持1-2編隊,粉絲們心想如果前者能順勢拿下這場比賽,地位將會大幅回昇。第43圈他先進行休停,但五圈後Vettel休停出來時竟然完成反超(undercut),兩人因休停而互換的順位就這樣維持到結束。Vettel獲得個人F1第45勝、成為繼2001年Michael Schumacher以後又一位代表Ferrari拿下摩納哥站優勝的車手、更是該隊自2010年德國站以來再一次包辦決賽第1-2名!1-2起跑、1-2完賽,還能有更完美的事嗎?

加拿大站拿下與Senna並列65次竿位的Hamilton,獲得Senna家族致贈其偶像在1987年比賽真實戴過的安全帽。

欺人太甚?並非如此

其實並不完美,問題就出在完賽的1-2並不是起跑的1-2(兩人名次對調了):Vettel是紅軍主力車手無庸置疑,為了讓他的積分最大化,許多車迷相信Ferrari會透過內部操作讓Raikkonen喪失他的第1順位,甚至賽後許多車迷為他叫屈,說什麼反正車隊得分一樣何必換位啦、讓他再拿一次優勝會怎樣啦......等等,尤其Raikkonen在頒獎台上那張臭臉(見本文刊頭大圖),完全就是一副「被搓掉」的表情:他是Vettel在F1最好的朋友,如果連他在Vettel身旁都沒有好臉(還是應該歡慶的戰果),那一定有什麼內情。

陰謀論就這樣傳開,但這件事可以從兩個面向來談、且這兩個面向都是事實:首先就是前面提及的主力車手積分最大化,今年的Vettel不好對付,但他也不會認為Hamilton好對付,在本季這樣的積分糾纏之下,少個1、2分都可能成為勝敗的分水嶺,Ferrari不能讓Vettel放過能拿的每1分,即便這1分的代價是踩在隊友的顏面上──其實紅軍從Schumacher時代就是如此,如果你長期是紅迷,沒理由會支持到現在突然對他們的政策有異議。

再者,分析這場比賽數據、甚至只要有看轉播畫面就能明白:序盤Raikkonen雖然領先,但他的速度並沒有比Vettel快,意即他在某種程度上成了隊友向前推進的阻礙,如果不想直接下指令叫前車讓路,就只能利用休停來調度。車隊讓領先車手先休停其實並不尋常,但在蒙地卡羅街道上,休停出站遭遇車陣的影響更大,Vettel不能再向下掉了,因此Ferrari合理選擇先把Raikkonen拉走、為Vettel清場。

擺脫前站的慘敗,Mercedes在加拿大站獲得該隊今年首次的1-2完賽,總積分又翻過了隊手。

生聚教訓回報以顏色

事實證明,從Raikkonen休停到Vettel休停之間這五圈,後者跑得飛快,因此在完成休停後能繼續保持領先並不意外。那你又要問:如果第一套輪胎的性能還如此堪用,幹嘛先把Raikkonen叫進去換胎?看上一段就知道根本不是輪胎的問題,是他用同樣輪胎就是跑得沒有隊友快。因此,本次不能說Raikkonen是被搓掉,車隊只是順勢利用他跑得沒有隊友快的狀況而已,如果他早早能把Vettel放遠,Ferrari想遂行這個策略也沒有機會。

Mercedes歷經摩納哥站的慘敗(兩部車都完賽得分但沒上頒獎台),該隊以連續10天24小時工作來準備接著的加拿大站,辛苦果然奏效,Hamilton以0.33秒的大幅差距拿下個人F1第65次竿位,且前四名是今年目前七站以來第四次呈現Hamilton-Vettel-Bottas-Raikkonen的交叉序列,證明Mercedes平均排位還是佔優。在Hamilton的福地(2007年出道首次竿位及優勝的賽道)上,他跑出了今年目前最爽的一場比賽:從頭領先到尾,包括休停。

[中]加拿大站請到曾飾演《星艦迷航》艦長、《X戰警》教授等角色的Stewart爵士擔任頒獎台訪問嘉賓,竟然大方主動喝了Ricciardo一「鞋」。

Vettel一起跑即被竄上來的Max Verstappen擠壞鼻翼,更換後掉到第18,但整場狂追猛趕,在比賽剩下兩圈時昇上第4,算是把傷口抑制到最小程度。摩納哥站名次是Ferrari 1-2、Mercedes 4-7,加拿大站則正好完全反過來:Mercedes 1-2、Ferrari 4-7,因此這兩站跑完之後兩隊的積分差距沒變,但Hamilton落後Vettel仍有12分,而Bottas領先Raikkonen已有20分。車隊積分方面,兩隊領先第3的Red Bull都已有一倍的程度,看來今年應該就是兩隊在競爭了。王以平

Ferrari不能讓Vettel放過能拿的每1分,即便這1分的代價是踩在隊友的顏面上──其實紅軍從Schumacher時代就是如此,如果你長期是紅迷,沒理由會支持到現在突然對他們的政策有異議。

新人Stroll出道以來惡評如潮,加拿大站在自己的祖國首度得分,或能增加他(和大家)的信心

Alonso再添未竟事業

今年的第101屆印地(Indy)500大賽應該是史上最多F1車迷關注的印地車賽,因為上次有F1冠軍轉戰印地系列已是23年前的事(Nigel Mansell),當年無論電視轉播或網際網路都遠遠不及今日普及;而這次,大家關注的是Fernando Alonso。

更有甚者,Alonso是這兩大賽事分道揚鑣半世紀以來首位以F1現役身分參加印地車賽的車手,為了這個機會,他不惜缺席同日舉行的F1摩納哥站。McLaren透過在印地同屬Honda陣營(目前印地的引擎供應商有Honda和Chevrolet)的Andretti車隊多提供一部賽車給Alonso,該車的登錄名稱為McLaren-Honda-Andretti,使McLaren成為名義上同一天在大西洋兩邊參加兩大賽事的車隊。

回到F1,Alonso繼續面對Honda引擎故障:加拿大站剩下四圈時,已在得分圈內的他還是白跑了。

然而,Alonso就算飛去大西洋對岸,似乎也無法擺脫引擎故障的宿命?印地練習賽最終回合,Alonso的工程師發現引擎遙測數據有問題,為求保險,Andretti一口氣將旗下六部賽車的引擎都換了,總算平安趕上排位賽。記者會上被問到來印地也遇上更換引擎的狀況時是否感到緊張,Alonso說:「我已經很習慣在賽前更換引擎了,因此不緊張。」而同屬Andretti車隊、去年由F1轉戰首季即以新人之姿拿下印地500冠軍的Alexander Rossi竟調侃他:「換引擎是你的專長。」

雖然Alonso在印地是新人,但在賽車界可不是,豐富的經驗也強化了他的學習能力,他在首度參賽的印地500拿下排位賽第5名,由於印地賽車之間幾乎沒有性能差距(賽會甚至會限制不同車廠之間的引擎馬力誤差),完全是人人有機會,要Alonso以新人之姿拿下冠軍也並非不可能。

飛越大西洋、來到印地500大賽,Alonso仍然無法擺脫引擎故障的「日常」。

儘管決賽一起跑就損失了位置,但Alonso於序盤又一度昇上領先,在200圈的比賽中總共領先了27圈,但在剩下21圈時,正跑在第7的他又遇上引擎故障而退賽(真的......也很習慣了),結局在33部車中名列第24,但仍拿下最佳新人獎。同屬Andretti車隊的前F1車手佐藤琢磨在終盤逆轉、拿下冠軍,成為首位稱霸這項美洲最大規模賽車的亞洲人。

悲情的Alonso就是在F1已經被引擎問題搞到抓狂才來印地轉換心情,結果遭遇的仍然是同一命運,但在印地可沒法罵Honda引擎爛,畢竟Honda在印地的戰績很強勢,本屆印地500不但達成連霸,且在前十名中也佔了六名,只能說Alonso的運氣實在太差了......

參賽了八年,佐藤成為首位稱霸印地500的亞洲人(注意身後幾乎與他同高的獎盃)。

在賽後的晚宴上,Alonso表示這次來印地交到了許多好友,而退賽的成績也讓這項賽事成為他最新的未竟事業,他說未來還會再來比賽、甚至不排除全職參加印地車系列賽。至於比賽的心得,Alonso表示頻繁出現的黃旗(本屆全場共11次)打亂了他的步調(事實上他在每次黃旗之後都會損失順位),但這就是橢圓賽事的特徵之一,由於賽道完全沒有緩衝區,且全程車速皆超過300km/h,因此只要有事故就一定是全場黃旗緩行,若他有志於此,這點一定要克服。

之前Lewis Hamilton得知Alonso在印地500的排位成績時曾說:「Fernando首次參加就拿了第5,這對印地車賽來說意味著什麼?反觀其他跑了多年的老手,這很有意思。」這段話在賽後晚宴上引起印地車手眾怒,其中Tony Kanaan的回應最辛辣:「那傢伙去年在只有兩部車競爭的錦標賽中拿到第2,我想他沒啥好嘴的。」

為了讓Bottas甘做馬前卒,Hamilton竟然把以往的好友Rosberg踩了下去------

任何領域都有人講幹話,包括勾心鬥角的F1,本欄的使命就是把幹話抓來幹─喔不─批

當Lewis Hamilton被問到新隊友Valterri Bottas和前隊友Nico Rosberg是否不同,他答道:「是的......比跟Nico在一起好,Valterri很支持我,專業水準完全不同。身為一支團隊,我們比任何時候都結合得更緊密。」

去年底Rosberg封王閃退後,Hamilton的候選新隊友裡沒人能與他抗衡,因此他將以完全頭號車手的定位展開今年的冠軍奪回戰,季前預期將如探囊取物,誰知這次的對手不是隊友、而是重新崛起的Ferrari,令Mercedes吃足了苦頭。

為了讓Bottas甘做馬前卒,Hamilton竟然把以往的好友Rosberg踩了下去,而且以「支持我」做為「專業水準」的標準。